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文物与历史:希波战争前后的出土文物与笔者的爱琴海考察初探

文物与历史:希波战争前后的出土文物与笔者的爱琴海考察初探

来源:微精选 编辑:admin 时间:2018-11-21 04:07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前言丨最近,冷炮历史连载了由鹰眼荷鲁斯执笔的《希波战争系列》。前后三场旷日持久的战争,是人类早期历史上非常著名的标志性时间。可谓是跌宕起伏而大气磅礴!


然而,在近些年来,总有非常愚蠢而不和谐的声音,干扰着着人们对世界古代历史的探寻与视听。哪怕这种言论实际上是由百多年前的欧洲非主流学者脑补而出,本身也充满破绽。但这并不妨碍基础常识薄弱的人,被诡异多变的奇思妙想所迷惑。


笔者无意同居心不良者,进行漫无目的式的低层次争执。只在这里分享一些希波战争时期的出土文物信息,并附上本人在数年前游历爱琴海两岸时拍摄的一些当地风貌。


相信有智慧的人,和敢于进行真正思考的智者,都会有一个合理的判断。毕竟,谎言与反智可以得逞一时,但终究经不起时代的前进洪流。


---鹰眼荷鲁斯

从公元前8世纪起,希腊人开始南渡地中海,来到埃及等地为法老征战四方。他们的足迹遍及大半个地中海世界,并为后人留下了许多遗址与文物。


这个银盘由塞浦路斯岛上腓尼基人制作,现藏于大英博物馆。反映了法老普萨美提克一世的征伐情景。上面雕刻的希腊步兵正在与埃及弓箭手对战。前者受雇于对希腊文化友好的法老,后者则由反对他的保守派从乡间征召。


从尼罗河三角洲的希腊据点索尼斯-赫拉克里昂遗址发现的希腊战士浮雕。浮雕是当时的埃及工匠制作,原型是一个来自北方的希腊雇佣军士兵。他的家乡可能是塞浦路、伊奥尼亚人,或卡里亚中的任何一个地方。他们是青铜时代晚期的海上民族之后,也是第一批进入埃及的爱琴海后裔。埃及人形象的将他们称为“青铜人”。


来自波斯首都波斯波利斯遗址的浮雕,上面雕刻着一名卡里亚武士。有着类似于希腊人的发型和装备。这些人是古代爱琴文明在亚洲沿海的殖民者的后裔。后来又与城邦时代的希腊殖民者混血。


有西方历史之父称号的希罗多德,父亲就是卡里亚人本地,母亲则是希腊移民后裔。这一层混血身份,使他具备了更开阔的视野和更丰厚的文化积淀。


依然是来自塞浦路斯的文物。这尊头像是一名居住在塞浦路斯的希腊人。雕像本身是典型的希腊风格,但对人物大胡子的处理手法上,还有很强的东方影响。你可以从更早的亚述、波斯雕刻中,找到类似的大胡子。


驾着战车作战的塞浦路斯希腊人形象。出土于塞浦路斯,现藏于大英博物馆。这也应证了希罗多德对当地人反抗波斯霸权的战争记载。相对封闭一些的海岛环境,让塞浦路斯成为了当时地中海地区少有的战车拥护者。当然,在反抗波斯入侵的战争失败后,这些战车也就被更具潜力的骑兵替代了。


公元前7世纪,希腊武士安菲莫斯之子裴顿从埃及带回了这块当地风格的石雕。上面的铭文写道:“安菲莫斯之子裴顿,把我从埃及带回了希腊,作为给天神还愿的礼物。普萨美提克一世,埃及之王,因为裴顿的德性,赐予他一座城市和一个手镯。”


埃及出土的希腊黑陶罐。一个希腊武士在参拜埃及的阿努比斯神,体现了希腊人的务实与入乡随俗。


在阿布-辛拜勒的拉美西斯二世的石雕上,一个希腊雇佣兵用希腊文刻上了他的雇主,法老普萨美提克的希腊文名字“普萨美提库斯”。


从埃及第二十六王朝的希腊据点瑙克拉提斯城遗址,出土的希腊式陶碗画。上面描绘的却是埃及本土的斯芬克斯神。这体现了希腊军事移民和埃及本土文化的融合。


瑙克拉提斯城里出土的圣甲虫护身符,表明希腊人也开始使用埃及的宗教饰物。


考古学家复原的瑙克拉提斯城全貌。这座城市是亚历山大港建成前,希腊人在埃及的最大据点。


小亚细亚半岛西部的伊奥尼亚平原农庄。当地的肥沃土地与丰富的农业产出,保证了伊奥尼亚的繁荣。笔者2014年拍摄于古希腊著名城市--以弗所遗址附近。


伊奥尼亚希腊人的保健圣地--温泉城希拉波利斯。富含矿物质的温泉是希腊人享受恋爱、欣赏戏剧和研究哲学的好去处。由笔者摄于2014年。


至今保存完好的古希腊圆形剧场,由笔者摄于2014年。


从古希腊城邦时代就使用至今的泉水,但现在的古建筑已经是罗马帝国时代的产物了。由笔者摄于2014年。


当地出土的古希腊水管残骸,由笔者摄于2014年。


一家罗马帝国时代的妓院遗址,由笔者摄于2014年。


美丽的伊奥尼亚海,由笔者摄于2014年。


绘制于公元前490年左右的阿提卡黑陶画,描绘了希腊人和波斯人交战的情形。希腊步兵身后的弓箭手是来自黑海南岸的斯基泰人。由于同出伊朗系民族,他的服饰、武器风格同对面的波斯士兵是一样的。


马拉松古战场上的希腊无名战士墓。当希腊人取胜后,为了防止尸体在夏季迅速变质,引发瘟疫,他们迅速埋葬了阵亡的勇士。


刻有雅典名将米提亚德斯的名字的科林斯式头盔。铭文写着:“米提亚德斯将头盔献给宙斯”。此头盔出土于雅典的宙斯神庙遗址,藏于雅典国家考古博物馆。


雅典的宙斯神庙,由笔者拍摄于2013年。

波斯帝国首都波斯波利斯出土的泥板。上面提到了第一次希波战争时的波斯主将名字:达梯斯。

雅典市集遗址出土的指控陶片,由美国雅典古典学院发掘。上面写着:“阿里斯提得斯是达梯斯的兄弟”。


陶片放逐法用于流放那些影响力过大,从而可能威胁到民主的政治家。这个萨拉米斯和普拉提亚之战中的雅典名将,曾经遭到政敌地米斯托克利的放逐。但在萨拉米斯之战时被招回国内。

一名参加过马拉松战役的希腊战士陵墓。里面埋葬着普拉提亚人阿吉亚斯。陪葬的陶盘上,绘有他生前披甲冲锋的动作。


出土于马拉松古战场的希腊战士的头盔,一同出土的还有头盔主人的头骨。收藏于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在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发现的波斯藤盾牌实物,应证了希腊瓶画的准确描绘。


一尊比较接近列奥尼达本人形象的古希腊雕像。列奥尼达的名字Leonidas意味“勇猛如狮”,人如其名,意味深长。


公元前5世纪的希腊式铜盾,藏于雅典阿哥拉博物馆。


纽金特收藏的温泉关之战头盔。这种卡尔基斯式头盔是斯巴达重步兵的常用款式。


温泉关古战场附近,有一座名叫克洛诺斯的小山丘。考古人员发现了大量的波斯式箭头与标枪。那里是斯巴达勇士最后站立的地方。现在已经被标明,供人凭吊。箭头藏于雅典国家考古博物馆。


倒下的希腊战士。制作于约公元前480年,安放在埃吉那岛的阿菲亚神庙。


地米斯托克利,希腊狡猾的蛇。


刻有地米斯托克利名字的陶片。他在希波战争结束后,也被自己捍卫过的城邦驱逐了。


1960年,在特罗增出土的地米斯托克利提案石碑。上面记载了公元前480年6月,地米斯托克利提出疏散雅典居民的建议。


普拉提亚战役后,希腊联军用缴获的战利品打造了这根青铜蛇柱纪念碑,献给德尔斐神庙的阿波罗神。后来被罗马的君士坦丁大帝下令迁移,安放在新建造的君士坦丁堡。图片由笔者于2014年,拍摄于伊斯坦布尔的大竞技场遗址。


插一张并非古希腊的内容。这是伊奥尼亚城邦和雅典帝国的生命线--博斯普鲁斯海峡。作者拍摄于2014年。


左边山丘上的碉堡,是历史上著名的割喉堡。1453年的奥斯曼土耳其人用安装在堡垒上的火炮,封锁了君士坦丁堡的海上交通。


希腊的国家象征--雅典卫城遗址。图片由笔者拍摄于2013年。


最后,以今天的希腊宪法广场作为结尾。那里依旧纪念着为自由而战的勇士。

希波战争系列

希波战争前传:席卷东地中海的伊奥尼亚大起义


彼岸的青铜战士:古埃及军队中的希腊佣兵


马拉松战役:古希腊对波斯帝国的首次胜利

温泉关之战:东西方武力与文化的第一次大碰撞


自由之章:希波战争中的萨拉米斯之战


普拉提亚:古希腊城邦与波斯帝国间的陆军大战

分享本文 写作资料
请扫描下方 二维码 
加入冷炮的 知识星球

最新图文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微精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