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里发生的事,看完一声长叹!

医院里发生的事,看完一声长叹!

来源:微精选 编辑:admin 时间:2018-10-22 20:11

清源市第一人民医院。

8点是医院住院部正忙碌的时候,往往这个时候医生都会查房,问一下病号昨天的情况,记录在案。

现在正值夏季,往往这个时候实习医生最多,今年也不例外。

叶皓轩也是实习医生的一员,清源市第一人民医院是清源最好的医院,就算是实习也要靠关系才能进得来,如果不是他在学校学习成绩优异,有限的几个名额之中也不会是他。

正是因为这个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才让叶皓轩比任何人都认真,只见他跟在徐医生的身后,拿着一个病历本,认真的记录着。

而正在这个时候,护士长慌慌张张的闯进病房叫道:“徐医师,不好了,18房的病号又开始犯病了,现在已经昏迷过去了。”

已经年过中年的徐医师眉头一皱,当下也顾不得正在询问的病号,马上拔腿就向外跑,而叶皓轩和几名同校的实习医生也连忙跟了过去。

18房的病号肾囊肿严重,前天才住院观察,已经引起尿路梗阻,必须手术治疗,只是现在手术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主刀医生根本排不过来。

众人赶到的时候,18房的病号已经晕了过去,徐医生连忙翻了一下他的瞳孔,稍稍的检查了下下,连忙对叶皓轩叫道:“马上去请刘主任来。”

叶皓轩点点头,连忙将手病历交到一名实习生的手里,以最快的速度冲向办公室。

当他到办公室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办公室的门紧闭着。

现在正是上班的时候,办公室的门顶多是虚掩着,他轻轻一推,却没有推动,里面显然是锁死的。

虽然感觉到奇怪,但现在人命关天,容不得半点耽搁,而刘主任是肾病科的权威,18病房的病号情况危急,这病只有刘主任才能决断,叶皓轩举起手便要敲门。

而此时透过门上的花边玻璃,叶皓轩却愣住了。

只见在办公桌上摆着一个纸包,里面鼓囊囊的,看形状大小,不难看出里面是毛爷爷,这么厚的一沓,怕是有不下近万元。

而在刘主任的对面,一个少妇正在苦苦哀求。

“刘主任,我求求你了,我老公的病情你也知道,实在是不能在拖了,你就帮帮忙,提前帮他做手术行吗?”

叶皓轩神色一紧,医院严禁规定收受病人红包,这刘主任难道不知道吗?

办公桌的另外一边,刘主任把目光瞟向了桌子上的那厚厚的红包上,并没有作声,而他笑吟吟的站起来说道:“不是我不帮忙,只是近来手术实在是排不过来,这点钱……你还是收回去吧。”

言下之意,是少妇的红包出的少了。

少妇正是18号病房病人的妻子,丈夫常年多病,又供着几个学生,家中本来就不宽裕,这一万毛爷爷,也不知道是怎么凑出来的,而这刘主人看起来慈眉善目的,却没想到是这么一个黑心医生。

少妇泣声道:“刘主任,我真的拿不出来了,我老公看病已经花光了所有的积蓄,你就行行好吧……”

刘主任慢慢的站起来,笑咪咪的说道:“不要急,事情总会有解决的方法的,你的家庭情况我也了解,医院确实是有过相关规定,对于家庭贫困的,可以有些优待,但是名额有限,申请比较难。”

刘主任说着,还有意无意的把那桌子上的信封推了回去,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就是少妇给的钱少了。

叶皓轩实在是忍无可忍,他知道少妇拿出这么多的钱已经是极限了,就算是病人手术后,营养和理疗费用也是一个天文数字,这刘主任真的一点也不顾吗?

叶皓轩轻咳了一声,他轻轻的敲了敲门,然后道:“刘主任,现在有时间吗?”

“谁,谁在门外?”

刘主任吃了一惊,他一把将桌子上的钱收回抽屉里,然后装出一幅正襟危坐的样子。

“是我刘主任。”叶皓轩推开了门走了进去,刘主任的脸上露出一丝惊慌的神色。

“你来干什么?不用去查房吗?”刘主任脸色愠怒的说,因为他不确定叶皓轩是不是看到刚才的事情了。

“是这样的刘主任,18号病房的病人现在病的很严重,需要马上手术。”叶皓轩道。

“我知道了,你先过去吧,我现在给病人谈论情况呢。”刘主任不耐烦的挥挥手。

“刘主任,病人的情况很严重,你现在还是过去吧,必须马上手术。”叶皓轩扫了刘主任一眼,意思是刚才的事情我都看到了,你不给病人看病,有你好看的。

刘主任的脸彻底的阴沉了下来,他明白叶皓轩的意思,叶皓轩无非是说既然收了别人的钱,现在帮别人把手术给做了,不然他吃不完兜着走。

当天上午,刘主任便加急做了一台手术,把病人的手术给做了,并为病人申请了医疗补助,减免了一切费用,但叶皓轩知道他这一次彻底的把刘主任给得罪了。

下午刚上班,便有一名实习生对叶皓轩说:“叶皓轩,刘主任找你。”

叶皓轩心中一动,便知道刘主任要找他麻烦了,于是应了一声,便向办公室走去。

“小叶啊,你表现的不错,学习成绩也好,这里实在是没什么教你了,你去别的病房帮几天忙吧。”

叶皓轩点点头道:“好的,我听刘主任的安排。”

“你去门诊输液大厅几天吧。”

“输液大厅?”尽管叶皓轩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还是吃了一惊,他说道:“输液大厅有什么好帮忙的?”

“是这样的,这几天门诊病人多,输液大厅的护士忙不过来,你去帮几天忙,很快就回来,你的表现不错,我会在你的档案上好好记一笔。”刘主任不紧不慢的说,虽然话说的客客气气的,但是表情却是一幅冷笑的样子。

叶皓轩捏紧了拳头,这刘主任是要把他往死里整啊,但现在他也不能反驳,一旦反驳,刘主任便说他顶撞领导,到时候实习期结束,在实习档案里也会有这么一笔不良记录,到时候毕业连工作都不好找。

叶皓轩只得点点头说道:“好吧,我明天过去。”说着转身便离开。

“小子,这就是你威胁我的下场,敢跟老子作对,看我玩不死你”刘主任阴沉沉笑了。

回到宿舍,天色已经晚了。宿舍原来是两个人一起住的,但跟叶皓轩一起的那个实习生家里就是清源市的,所以现在只留下叶皓轩一个人。

宿舍楼前有一个小蓝球场,叶皓轩打了一会儿蓝球,于是便抹了一把汗,独自回到宿舍中痛痛快快的冲了个凉。

左右无事叶皓轩习惯的拿出家传的那本厚厚古书,细细的看了起来。

外公家是医学世家,自幼他便跟随外公学习中医,这本古卷据说是一位先祖传下来的,里面记载的医术绝世无双,要叶皓轩好好研习。

叶皓轩自幼跟外公一起学习中医,虽然十岁后外公去世后,便没人在教他医术,但他天资聪明,一些艰涩难懂的医书稍一琢磨便会明白。

虽然古书上的文言文叶皓轩看不懂,但他还是习惯闲的时候拿起来细细的研习一翻,倒也从中悟出了不少中医知识。

刚刚翻了几页,叶皓轩那老掉牙的诺基亚手机便嗡嗡的响了起来,看来电显示,却是女朋友傅云云的电话。

叶皓轩淡淡一笑接通了电话“云云,还没休息?”

而电话里,传来了一个冷漠的声音:“叶皓轩,我们分手吧。”

“什么?”叶皓轩几乎感觉到是五雷轰顶。

“为什么?”叶皓轩几乎是吼了出来。

“为什么?你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现在我们已经大三了,未来的出路在哪里?没钱没后台,你能混上主治医生吗,换句话说,就算是主治,也只是一个医生……”

对方冷漠的声音让叶皓轩心凉不已。

“医生能有什么出息,一个月的工资,在清源够买一平方房子吗?”

“可是我会努力。”叶皓轩依然希望能挽回女友的心。

“你知道孙少送我的这根项链值多少钱吗?你在医院做一辈子的实习生也赚不来,你还好意思跟我提努力,我们在一起三年了,你送过我什么?我过生日,一束花就能哄我了?你努力就会有车有房,就能让我过上好的生活吗?我不想跟一个没用的男人去当一辈子的房奴,辛苦一辈子到老才能住上房子开上车。”

女友有些斯竭底里的声音让叶皓轩沉默了,良久他方才说道:“云云,你变了。”

“不是我在变,是这个社会就这么现实。叶皓轩,别傻了,我们不合适。”

“云云,给我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好不好?”

“证明,你怎么证明?证明你在医院去了输液大厅,成了第一人民医院唯一一个男护士?我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叶皓轩,我们之后不会在有任何关系,再见。”

话筒的另外一边响起嘟嘟声,显然是对方已经挂了电话,而在对方挂电话的那一瞬间,叶皓轩明显的听到一句小声的哮囔“一个连父亲都不知道是谁的私生子,能有什么前途……”

叶皓轩只觉得五雷轰顶,怔怔的将早已挂断的电话放在耳边,一时间大脑中一片空白。

他自幼便生活在单亲家庭,母亲未婚先孕,在外公家受尽冷嘲热讽,外公去世后,母亲带着他一起在县城生活,平日里在一间超市工作,然后闲暇之时做些杂活补贴家用,日子过得清苦。

对于傅云云,叶皓轩没有隐瞒自己的家庭,他将对方视为自己生命之中最重要的人,将她的面前毫无保留,而他却没有想到,这些却成了对方看不起他的理由。

他愤怒的将手机摔在地上,一拳击在桌子上,吼道:“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对我……”

而他拳头恰好落在桌子上的茶杯上,砰一声响,茶杯被他这愤怒的一拳击得粉碎。

他的拳头被玻璃的碎片划破,殷红的鲜血自拳头上流出,鲜血汇成一条小溪,缓缓的流到他放在桌子上的那本古书上。

古书之上散发出一阵淡青色的光芒,然后钻入叶皓轩的脑袋中。

叶皓轩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响,继而脑袋象是裂开了一般的疼痛。

他一声痛呼,双手抱头,在地上直打滚,而脑袋的疼痛越来越厉害,疼,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让他几乎痛不欲生。

最终他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朦胧中,他来到了一个神秘的空间,四周黑黑的伸手不见五指,而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一个身着青色道袍的道士。

这道士一手持针,一手持剑向他说道:“今天起,你便是我的传人,得我医道及术法传承,切记日后行于世,当悬壶济世,渡尽众生。”

道士说完,便即缓缓的在叶皓轩的眼前消失,而此时,庞大的信息量充斥着叶皓轩的脑海。

医道问卜,修行法诀,及道士生前的游历行医经验等一古脑的涌进了叶皓轩的脑袋之中。

这记忆量实在是太过于庞大,叶皓只觉得得脑袋中几乎要装不下这些东西,最终他只觉得意识一阵朦胧,晕倒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皓轩才从昏睡中醒来,他脑袋依然一阵疼痛,他伸手摸过摔成三部分的手机,装入电池,盖上后盖,然后开机。

不得不说,这老掉牙的诺基亚质量确实过硬,叶皓轩含愤的一摔,竟然没有将它摔坏。

打开手机后,看了下时间,发现已经是凌晨三点。

他爬起来,揉揉发晕的脑袋,勉强爬了起来,坐到了一张桌子上,然后开始消化起来记忆中的东西。

方才他所得到的传承之中包含的东西很多,有着诸多失传的医术针灸之法甚至有符医术法,驱鬼辟邪咒语,风水玄术应有尽有,叶皓轩只觉得整个人充实了很多,他沉浸在那些奇妙的玄学术法之中。

坐了一个多小时,他才将记忆中的东西大致的回忆了一遍,他突然觉得是不是昨天自己受的打击太多了,所以产生了神经错乱?

当下他按照记忆之中的浩然诀,缓缓的调息运气,只觉得丹田中一股小小的气流缓缓的流遍周身百骸,发晕的脑袋立时清醒了不少,他这才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

他拿过桌子上发黄的古书,翻了几页,只见微黄的书页上每一个字仿佛都活了过来,他合上书,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的利用自己所得的传承,济世为怀。

此时天色尚早,距离上班还有一段时间,叶皓轩睡意全无,当下收起古书,小心的珍藏好,然后坐到床上,按照记忆中的浩然诀的方法,缓缓的修行了起来。

现在虽然他得到祖先的传承,但浩然诀博大精深,是道家极为难得的法典,他也只得从头修起。

不知不觉间,天色已经大亮,叶皓轩缓缓的做了一个回气的动作,跳下床去。

一夜打坐,他只觉得神清气爽,精神比平常都要好,他心中大为舒畅,将昨天不悦的事情尽数抛之脑后。

或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最新图文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微精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