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被他做晕过来,又醒来,又晕过去,来回反复了一晚上…

被他做晕过来,又醒来,又晕过去,来回反复了一晚上…

来源:微精选 编辑:admin 时间:2019-01-24 04:47



night酒吧。

a市最豪华的酒吧,著名的销金窟。

“你们这牛郎就这种货色?”唐可然又灌了一口伏特加,醉眼朦胧的指了指面前站了一排的七八个男人后,很失望的问道。

“唐大姐,这……”站在她旁边的酒吧领班脸上十分尴尬,这唐大姐究竟是来找男人,还是来砸场子的啊,这都给她换了三拨人了,怎么就没一个她满意的。

要不是因为她唐家大姐的身份,他早就甩袖走人了,刚准备开口点什么,突然瞥见酒吧门口的来人――夜爵。

a市权贵、夜皇国际集团新上任的总裁、黑白两道通吃、呼风唤雨的――夜爵,夜二少!

领班忙不自觉走上前去,点头哈腰的恭迎夜爵。

唐可然顺着领班的视线看过去,目光落在夜爵脸上时,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这男人好像妖精!

气质慵懒高贵,容颜俊美如妖,自有一副邪魅勾人的感觉,而那双黑眸,幽暗而深邃,宛若黑夜中的鹰,十分凌厉。

唐可然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面前的七八个英俊牛郎,又看了眼夜爵,顿时觉得有这男人在,天地都变得暗淡无光了。

“我要他――”唐可然大叫道,立马丢掉手中的伏特加,跌跌撞撞的起身冲到夜爵面前,指着他大声喊道,“帅哥,你一晚上多少钱?我要包你!”

随着她的惊呼,全场静默了下来……

敢包夜二少的女人,好大的胆子!

夜爵眼角一抽,冷冽的眸子射出层层寒光,这个女人竟然把他当成了牛郎。

还真是……有趣!

“唐大姐,这……”领班好不容易从惊愕中回神,看夜二少的脸色不太好,刚想解释,却被唐可然打断。

只见她已踮起脚尖,吻上夜爵的唇,还煞有其事的舔了舔。

女人的突然靠近让夜爵有瞬间的惊愕,他讨厌投怀送抱的女人,却发现自己并不讨厌眼前的女人。

她的身上有浓浓的酒味,带着一股醉人的芬芳,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索取。

因为醉酒的缘故,两个脸颊红扑扑的,十分魅惑,可爱。

而她的唇,有一股蜜桃味,很甜,让他有些沉迷,甚至感觉身下正在叫嚣……他还是第一次那么想亲吻、想要一个女人!

可惜,她的吻,浅尝辄止。

可然舔了舔便放开夜爵的唇,低头喃喃道,“味道还真不错……”罢,又抬起头,继续道,“你一晚上多少钱?”

夜爵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你确定要包我?”

可然晕乎乎的,以为他的意思是“我很贵,你包不起”,顿时有些怒上心头,叉着腰,怒道,“我是唐氏集团的大姐唐可然,有的是钱,你开价吧!”

唐可然?!

夜爵一怔,猛然想起上午夜门会议时,大哥夜辰提到的这个叫唐可然的女人,顿时唇角的笑意更浓了。

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夜爵欺身上前,一把将可然纳入怀中,做刚才便想做的事儿――吻上可然的唇,来了一个**的法式深吻。

夜爵伸出舌头不停的舔舐描绘可然的唇形,因为醉酒的缘故,她有些呼吸不顺,刚张开嘴,夜爵的舌头便伸进她的口中,戏谑的描绘她的颗颗牙齿,之后不断旋转接吻,直到喉咙深处。

真正的法式接吻!

可然感觉自己都不能呼吸时,夜爵才恋恋不舍的放开了她,戏谑的在她耳边道,“女人,这才叫接吻。”

罢,一把抱起她,踢开night酒吧的门,直接上了自己的兰博基尼跑车……

夜幕降临,一辆红色的兰博基尼跑车在a市的大街上呼啸而过,正开往ck酒店。

车内,原本在副驾驶座的女人,突然起身越过档位,一把坐到男人的身上,她的唇吻上男人的耳垂,不停的摩擦、起火……

夜爵倒吸一口凉气,险些撞向路旁的绿化带,身体叫嚣着,有些痛……这个女人,还真是个尤物!

“该死,你这个该死的妖精,你想玩车震吗?”

听到夜爵的话,又感觉到他身下的反应,可然笑得十分魅惑,醉酒的脸上红扑扑的,神采奕奕。

哼!该死的陆贱人,后悔了吧,居然敢我没有诱惑力,床上也跟死尸一样!哼!现在这个经验丰富的牛郎都被我诱惑得失了控!

可然十分高兴,动作也越来越放肆,手伸进夜爵的衣服,来回揉搓,又觉得不满足,开始解夜爵的衣服……

“不行……”该死,实在太难受了,这个该死的妖精!

夜爵腾出一只手来抓住可然的手,一双黑眸里欲火升腾,“酒店马上就到了,不想玩车震就住手!”

这个女人明显是在玩火!

他几乎简直可以肯定她要是再这么下去,他就会忍不住直接在车上办了她!

可是,对于这样的妖精,他还是中意……慢慢来品尝……

听完夜爵的话,可然怔了怔,果然停了手,心里却在想,的确不能在车上来,她好歹也是唐氏集团的大姐,万一被人看到,被捕风捉影的媒体拍了照……

想及此,可然醉酒的脑袋顿时清醒了下,正准备起身越过车子的档位,重新跨回自己的副驾驶座,夜爵却先她一步,一把将她圈在怀里……

夜爵眼里欲火旺盛,用暧昧的音色轻轻开口道,“我喜欢你的身体……”

“变态!”可然想也没想的直接冒出一句。

夜爵一怔,随即故意动了动,又来回舔了舔自己的唇,一副十分妖媚勾人的模样,“我还可以更变态……”

“你……真是妖孽!”可然看着面前的男人,怔出了神。

这男人容颜逼人,情动的样子,真的……好妖孽,好妩媚,想来那个红遍娱圈的国际影星叶子菲估计也不及他半分。

想必他的行情不错,应该是night酒吧的头牌牛郎了,可然突然有一种,她包包里的钱够不够包他的错觉……

正在这时,ck酒店到了,夜爵一把抱起可然,下车,将车钥匙丢给门前的泊车员后,直接冲进总裁专属电梯,按下第99层。

看着怀里脸蛋红扑扑的勾人女人,夜爵第一次恨为毛把ck酒店的总统套房设立在第99层,该死的,怎么那么慢啊……他下次一定要跟大哥商量一下,这简直影响他办事儿嘛……o(?□?)o!

看着夜爵急躁的样子,可然心里十分满足,有一种诱惑力被人证实的感觉。

可然趁夜爵出神之际,手解开他的扣子,学着电视剧里的场景,吻上他胸前,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嘶――”她热情的挑逗令夜爵引以为傲的自制力瞬间崩溃!

这女人,简直是妖精的化身,在他怀里不安分地扭动,媚眼如丝,妩媚勾人。

作为夜皇国际集团的总裁,夜爵的身边从来不缺女人,可从来没有一个人,让他如此疯狂的想要她!

夜爵一个倒抽气,再也忍不住,放下可然,将她抵在电梯的角落里,开始狂吻起来。

他的一双大掌一手环住可然,一手撩起她的衣摆,深入衣服里来回揉搓。

“唔……”可然的身体也变得火热起来,忍不住嘤咛出声,这仿佛像是一种鼓励,让夜爵更加兴奋。

“唔……不,不要……”发现他的意图,可然顿时阻止,她才不要在电梯里做呢!

正想着,99层到了,夜爵放开可然的唇,一手搂住她,一手继续揉搓,朝他的专属总统套房走去。

夜爵一把将可然扔在床上,立即扯掉自己身上的束缚,便猛地扑了上去,将她压在自己身下。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挑起他这么强烈的**。

他的吻顺着她的额头、眼睛、耳垂......流连忘返……

“唔……嗯……”可然在他的火热攻势下,忘情的回应,化成了一滩春水……

夜爵眼里冒着欲火,勾唇轻笑,“东西,你的身体那么敏感呢……它出卖了你,已经水漫金山了……”

夜爵罢,不再忍耐,与可然来了个亲密接触……

一夜蚀骨缠绵。

第二天早上。

明媚的阳光透过ck酒店总统套房的薄纱窗帘,若隐若现的射进屋子里,正一丝不挂酣睡的两人身上。

突然,蜷缩在男人怀里的女人眼皮跳了跳,缓缓睁开了眼睛。

可然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十点了。

酒精宿醉的感觉让她的头昏昏沉沉的,可再怎么头昏也比不上身上的酸痛、下身撕裂般的疼痛。

可然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将自己拥入怀中的男人,他的侧脸俊美无双,容颜魅惑如妖,真的好帅、好像妖精。

可是,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可然敲了敲脑袋,猛然想起来,昨天她临时有事从学校回家里,却撞见同父异母的妹妹唐子萱与一周后即将大婚的未婚夫陆旭正在偷情。

可然怒不可揭,捉奸在床,大骂了这对狗男女后,前往夜店寻欢,喝的烂醉,好像点了夜店的头牌……对!就是她身边的这个男人!

思绪理清,可然想到昨天晚上自己大胆的举动,火辣的回应,脸蹭得就红了起来,慌忙想要起身,却发现……那男人还在自己体内……

可然?了……想起昨夜不知道和他做了多少次,这个男人好像不知疲倦般,她被他做晕过来,又醒来,又晕过去,来回反复了一晚上……

好不容易将弄开那个男人,可然刚下床,便双腿发软的摔倒在地,身体虚脱不已!

“禽兽!”回头看了眼床上的男人,可然怒骂道。

好不容易起身穿上衣服,她却发现找不到自己的手提包了,昨晚醉的太厉害,她根本不记得丢在哪里了……那怎么给他钱?

这是传中的嫖了没钱给么?

可然?,撕下床头的便签纸,写了几个字后,便偷偷摸摸的出了房间,转身,扬长而去。

而这边,总裁套房的门刚一关上,夜爵便坐了起来。其实早在可然挣脱他的怀抱时,他便醒了。

唐氏集团的大姐――唐可然?!

滋味还真不错!

夜爵有些心动,这个女人的味道实在是太好了,昨晚简直让他把持不住沉沦不已,竟然一晚上要了她那么多次还不知餍足。

夜爵将手放到唇边,笑得一脸妖孽,突然瞥到床头柜上的便签纸,顿时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拿过一看,只见白色的便签纸上,写着两排清秀的篆体字:

不好意思,我的包包丢了,我不是故意嫖了不给钱的,这是我的手机号,你把卡号发给我,我会把钱打你卡上的,实在很抱歉。

便签纸下方写着她的手机号,还画了一只楚楚可怜的萌兔子!

“嫖了不给钱?”夜爵愣了半响,才消化掉她纸上的意思。

好,很好!

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还把他当成是牛郎!!

想他堂堂夜皇国际集团总裁,上至官场权贵,下至黑白两道,谁不给他三分面子,谁不点头哈腰……居然被一个女人当成牛郎给睡了,还堂而皇之的嫖了不给钱!

“有我这么帅的牛郎么?”夜爵怒。

o(?□?)o……

正在夜二少扭曲的同时,手机铃声响起了,夜爵一看,是章贺的电话。顿时响起凌晨时分趁可然晕过去时,他交待给章贺的事情。

“如何?”夜二少冷冷开口。

章贺一愣,感觉老大的语气有些不对啊,明明凌晨把他从女人怀里叫起来时还一副捡到金子的感觉,怎么一下子又回到了喜马拉雅的冰山状态。

这落差也太大了,章贺望天,“报刊杂志、络媒体都已经通知到了,新闻已经出来了,预计今天唐氏的股价要跌一倍。”

“很好!”夜二少点燃一根雪茄,吸了一口,“密切监视唐氏和陆氏的动静,尤其是唐家大姐唐可然!”

“是……不过老大,我们要搞唐氏和陆氏,盯着唐振华那个老家伙就行了,盯住唐家大姐做什么?”

夜二少吐出一口雪茄,“服从命令,盯着唐可然就行,再话多扫夜皇一个月的厕所。”

又扫厕所?!

章贺吐槽,挠头,喃喃道,“老大,我错了,不要罚我扫厕所,我只是奇怪为什么要盯着人家唐家大姐,人家大姐婚前出轨,去夜店找牛郎寻欢又不关我们的事……”

牛郎?寻欢?夜爵看向便签纸上楚楚可怜的萌兔子,大怒,“滚!”然后啪一声,挂了电话。

“……”章贺望天,无语凝噎,老大的脾气越来越差了。正想着,手机响了,章贺一看,是夜爵老大,忙接起来。

只听夜爵咬牙切齿,一字一顿道,“从今天起,罚扫夜皇所有楼层的厕所,三个月!”

“不要啊……”老大,我做错了什么,妈妈咪!

唐可然回到唐家时,发现唐家别墅区的路口被媒体记者围的水泄不通。

什么情况,怎么那么多人?

可然刚暗咐一声,就听到人群中不知谁一声尖叫,“看!唐家大姐,唐可然,就是她,在那!”

随着她的尖叫声,一群记者便朝可然蜂拥而至,将她团团围在中间。

“唐大姐,报纸上报道的事情是真的吗?您真的有背着您的未婚夫陆旭先生偷吃吗?”

“唐大姐,据悉因为您的父亲唐振华先生带回了一个私生女,您与唐振华先生关系紧张,曾闹出决裂之事,请问您婚前出轨是否为了反抗您的父亲与陆氏银行的商业联姻?”

“唐大姐,听您与未婚夫陆旭先生订做的婚纱礼服已经到了,能否透漏一下,出了这种事,您一周后还会不会与陆旭先生举行婚礼?”

“唐大姐,您会与陆旭先生解除婚约吗?”

“唐大姐……”

神马情况?!

偷吃?婚前出轨?解除婚约?

她们在什么,出了什么事情,报纸……?!

可然一愣,看到一旁有人正好拿着份报纸,忙抢过来一看,只见报纸头版头条上写着一排大字――

“王子公主童话梦碎,一周后即将大婚的唐氏大姐唐可然夜店寻欢婚前出轨。”

可然惊呆了,忙往下看,只见报纸上用讽刺**的笔触,详细描叙了昨天她在夜店里喝醉酒大耍酒疯,找牛郎,挑选了两三拨牛郎,与牛郎酒店开.房的事情,不仅如此,还编造了她同时与三、四个男子湿身热吻,打得火热。

下方还有个犀利点评,直接讽刺她婚前偷吃……行为放荡……耐不住寂寞……

再往下是两张照片,一张是她在夜店与夜爵法式热吻的照片,因为角度的问题,照片上看不清夜爵的脸,但可以很清晰的看见她的侧脸轮廓。

另一张比较模糊,是她在车内坐在夜爵身上与他**的照片,这张可以明显看出是从监控录像上截下来的,但就因为模糊,给人的感觉像是……正在上演车震缠绵!!

ohygod!可然感觉自己有些难以消化了!

“唐大姐,唐大姐,你怎么了?是在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懊恼吗?请问可以谈谈感想吗?”见唐可然一直看着报纸不话,站在一旁的记者问道。

感想?可然翻了个白眼,去你丫的,她现在只想知道是谁在整她!如果让她知道,她一定会打的他从此不举!

而此时,正开着一脸骚红色兰博基尼前往夜皇国际集团的夜二少猛地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有些疑惑,难道感冒了吗?

可然深吸一口气,再抬起头时,脸上带着的笑容更甜的,只见她眼睛弯弯、嘴角弯弯的,仿佛遇见了什么幸福的事,一副甜美微笑单纯无害的样子,声音甜甜的缓缓开口道,“谢谢大家对我的关心和爱护,关于此事呢,我只想……看,你们大家看我的样子,像是那种会婚前偷吃、行为放荡、耐不住寂寞的女人吗?”可然着,歪了歪脑袋,摆出一副我很萌很甜很可爱很无害的样子。

可然今年20岁,正是女人的黄金年龄,因遗传了母亲姣好的面容,再加上本身身材就很不错,前凸后翘的,且又身在豪门之家,气质更是出众。天使容颜、魔鬼身材、甜美笑容,可然这一卖萌……顿时让现场的几位宅男记者眼冒星星了!

可然刚想卖笑蒙混过关,不知是谁又从人群里大喊了一声,“看,她脖子上有吻痕!唐家大姐脖子上有吻痕!一定是昨晚偷吃留下的!”

众人的目光纷纷投向可然的脖颈处,可然有些温怒,眼里的戾气一闪而过后,继续面瘫似的卖笑,想办法应对。

突然,一辆法拉利跑车呼啸而来,停在了他们的不远处。

众人的目光被那辆法拉利吸引,只见车门拉开,衣冠楚楚、谦谦君子般的陆旭缓缓下了车,一副豪门贵公子面冠如玉的模样。

虚伪!

可然讽刺一笑,却不知怎的,感觉眼睛有些湿热,在昨天之前,这个男人还属于她,他们还有一周就要结婚了!

现在,她知道,不可能了!

从他和唐子萱上床的那一刻,他们就没有未来了!

“然然……”陆旭就那么站在那里,良久,才缓缓开口,那一声轻呼,仿佛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这个与他从便订了娃娃亲,这个本该在一周后成为他妻子的女人。

昨天他和唐子萱的事,是他中了唐子萱的计谋,可他没想到可然会突然出现,而的那些刺激可然的话,也是迫不得已……

可然定了定心神,敛去脸上的其他情绪,扬唇朝陆旭妩媚一笑,走上前去一把勾住他的胳膊,装作撒娇亲密的样子。

不管怎样,戏还是要演的,她现在还要靠陆旭堵住媒体的悠悠众口,洗清婚前出轨的罪名。

明媚的阳光下,谦谦君子陆旭、甜美可人的唐可然……王子与公主,一众媒体记者纷纷拍照,仿佛在证实着婚前出轨子虚乌有。

计算着拍的差不多了,可然领着陆旭前往唐家别墅,走到中途又回头甜甜一笑,“你们猜,我脖子上的吻痕是哪里来的?”着挽着陆旭胳膊的手更加紧了紧,脸上一副娇羞的样子。

媒体众人纷纷点头了然,几个宅男记者顿时芳心大碎。

刚进入唐家别墅,门一关上,可然便甩开陆旭的手,转身就想走。

陆旭上前一把抓住可然的胳膊,“然然,报纸上刊登的事情是真的吗?”

可然转身,笑得明媚,“你呢,陆先生!”

陆旭呼吸一置,她口中的陆先生三个字刺痛了他的心。从他们就知道彼此会成为对方的另一半,她一直唤他陆哥哥。

她曾过,如果有一天我们分开了,我就叫你陆先生。这是20年来,她第一次唤他,陆先生。

陆旭刚想开口,却见唐母徐晓婷急匆匆的跑了过来,陆旭忙点头鞠躬,“伯母好!”

唐母脸色苍白,上前一把抱住唐可然,刚想开口,看见陆旭在场,忙转了口风,“陆旭啊,伯母有些事想跟然然,你先回去吧,替我问候你母亲安好,告诉她今晚的宴会我一定会出席。”

见唐母有意支开自己,陆旭脸色一白,深深看了眼可然,转身离开了。

唐可然与陆旭是娃娃亲,唐母一直当陆旭是女婿,越看越喜欢,越看越顺眼的那种,后来发现他与唐子萱关系暧昧纠缠不休,就多次劝阻唐可然,但唐可然深爱陆旭,固执己见,唐母怕女儿伤心便没有告诉她这件事,只是在暗地里警告陆旭。

待陆旭走远,可然方才开口,忙解释道,“妈咪,报纸上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然然,来不及了,你现在赶紧坐飞机离开a市,妈咪在美国银行给你存了2千万美金,密码是你的生日,你一定要记得……”唐母打断可然的话,突然道。

可然大吃一惊,“什么?离开a市,妈咪,怎么了?”

“然然,唐氏垮了,你爸把唐氏抵押给了银行,骗了300个亿,带着子萱潜逃了……”唐母声泪俱下。

可然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妈咪,这怎么可能,唐氏是爹地的命,他怎么可能把唐氏抵押给银行?”

“然然,这是真的,就是今天早晨发生的事,你爸已经带着子萱走了,你也赶紧走,警察和银行的人马上就要上门了,趁媒体还没有曝光此事,你赶紧离开a市!”

“不,不可能,爹地为什么只带着唐子萱走,不带我们,妈咪,是不是搞错了,爹地怎么会丢下我们?”

唐母顿了良久,才缓缓道,“子萱……她不是你爹地的女儿,她是……她是……”唐母着,泪如雨下,却再也不下去了。

“妈咪,你不要哭,究竟是怎么回事?唐子萱不是爹地的私女儿,那爹地为什么把她带回来?”

正在这时,管家赵叔急急忙忙跑过来,“夫人,警察和银行的人已经到别墅区了……”

唐母立即回神,抹掉眼泪,推着可然,“然然,来不及了,赶紧从后门走,去机场,离开a市,再也不要回来!”

“妈咪,我不要,要走你跟我一起走……”可然还没有完,赵叔在唐母的示意下,一记手刀,可然便晕了过去。

等可然再次醒来时,已经在飞往美国的私人飞机上了……

第二日,国际新闻。国际500强知名企业唐氏集团正式宣布破产,集团总裁兼董事长唐振华骗取银行300亿美金在逃,其夫人徐晓婷跳楼自杀,其女唐可然不知所踪。另,陆氏银行正式对外宣布解除陆家与唐家的婚约。

六年后,a市机场。

一个粉雕玉琢,头反戴爵士帽、身着蓝黑色格子衬衫、卡其色休闲裤的萌娃正太出现在了人们的视线里,只见他拖着一大一两个行李箱,酷酷的回头,有些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喊道,“妈咪、妹妹,这边,出口在这边……”

徐子宁实在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他妈咪真是路痴到家了,跟着指示牌走都能拐到另外一边去。

“哥哥,哥哥……”听到宁宁的声音,一双大眼睛,穿着粉色连衣公主裙的又一萌娃萝莉徐欢颜跑过来,猛得扑倒在他怀里。

宁宁丢掉行李箱,接住徐欢颜,一把抱住她,佯怒道,“欢欢,不许乱跑,你身体本来就不好,心摔着了。”

欢欢嘟着可爱的嘴,一双大眼睛亮晶晶的,甜甜的撒娇道,“有哥哥在,不怕。”

宁宁顿时满足了。

唐可然,哦,不,现在叫徐雅然,只见她一身白色宽松休闲衫,外面套一件嫩黄色薄外套,若隐若现的露出里面黑色的bra,十分性感。下身穿了一条紧身牛仔裤,脚上穿着一双水晶高跟鞋。一头漂亮的长发垂在胸前,容貌出众,气质高贵,性感高挑。

徐雅然走上前,看着宁宁和欢欢,撅了撅嘴,“宝贝,对不起,妈咪又走错路了……”

欢欢从宁宁身上下来,大方的摆了摆手,“没事,妈咪,我们都已经习惯了!”

徐雅然,o(?□?)o……

看着自家妈咪郁闷的样子,宁宁不忍,忙开口,“妈咪,我们快走吧,静姨还在外面等着我们呢。”

“嗯。”徐雅然点头,宁宁很自觉的拖着两个行李箱往外走,留下两手空空的徐雅然和欢欢。

“哇塞,快看,那对宝贝是异卵双胞胎吗?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呢,好萌啊!”

“快看快看,那个女宝粉嫩嫩的,好可爱好心水,好想要一个这样的女儿啊啊啊!”

“那个男宝才好看,你看那张脸,长大以后肯定是个祸害!天呐,他居然在对我笑,我被秒杀了,天呐,我真恨自己早生了几十年……”

“切,少扯了你,就算你晚生几十年,人家也看不上你!”

“谁的,我看你是看我不顺眼吧!”

“我是让你要点脸,居然觉得人家会看上你,切!”

“我揍死你……”

……然后两人打了起来。

徐家三口,o(?□?)o……

徐雅然吸了一口气,顿了半响,声道,“宁宁,没事别乱笑……”

“妈咪,是你教的,凡事微笑面对,笑脸迎人,开开心心才是王道。”宁宁回头,给了徐雅然一个大大的happy微笑。

果然很秒杀人啊,徐雅然在心里道,他家儿子肿么就那么帅的!啊啊啊,果然是我亲生的,基因就是好!

“啊啊啊,他居然又对我笑了,谁她看不上我的……”而那边,打得更欢快了。

徐雅然顿住,无语凝噎,“还是别乱笑了,咱又不是卖笑的,再容易引发交通混乱……”

“……”宁宁无语望天。

“哥哥,哥哥,我要尿尿,憋不住了……”欢欢突然道。

女人真是麻烦!

宁宁撇嘴,摊手无奈,转身,放下两个行李箱,对徐雅然道,“妈咪,你坐在这里乖乖别动,我带欢欢去洗手间。”然后又对欢欢道,“欢欢,以后要去洗手间,不可以那么粗俗!”完带着欢欢走了。

徐雅然心安理得的找了个座位玩手机,反正有她的宝贝儿子在,万事很放心。

宁宁下了飞机后就把这个机场的构造映在了脑子里,当然知道洗手间在哪,把欢欢带去女洗手间后,便在门口等她。

章贺刚从男洗手间出来,就被萌娃正太宁宁吸引住了眼球,不是因为他长得有多么萌多么可爱,多么令人心水,而是……他那张脸,跟他们夜爵老大好相似哇,仿佛就是号的夜爵老大啊!

章贺顿时瞪大眼睛盯着徐子宁,宁宁心中警铃大启,脸色顿时有些不好!

“真的好像啊!”章贺感叹道。

尤其是他现在不笑的样子,跟夜爵老大不仅容颜相似,气质相似,连眼神也相似,仿佛就是夜爵老大出现在面前!!

想到这里,章贺猛地打了个寒颤,又想起夜爵冷笑惩罚他的样子,好可怕好可怕!

宁宁侧了侧身,躲过章贺直勾勾的眼神,心里却盘算着,这男人的眼神里除了惊愕,貌似没有恶意,甚至有些惧怕他,好奇怪!

被人那么盯着,宁宁有些难受,又怕欢欢有危险,心里有些急,女人真麻烦,上个厕所都那么慢。

宁宁这方面跟徐雅然很像,心里越急越焦炉,脸上便越从容镇定,最后干脆扬唇,迎上章贺的眼神,给了他一个大大的happy微笑。

仿佛夜爵在朝自己笑,章贺吓了一大跳,忙后退两步。

宁宁走上前,靠近他,笑得更甜了,“叔叔,你怎么了?”

章贺看向宁宁的脸,近看还是跟夜爵老大有很大区别的,比如夜爵老大更冷漠,更……妩媚,不会像眼前这个孩子这样,笑得如此甜如此可爱。

感觉眼前的脸有些恍惚,章贺定了定心神,“朋友,你爹地是谁?”跟自家老大那么像,章贺实在有些怀疑这孩子是自家老大某x情后的产出。

宁宁眼角的余光一直盯着女洗手间,见欢欢要出来,立刻笑嘻嘻的道,“看!那个……那个就是我爹地……”边着,指向章贺身后的人群。

章贺转过身,眺望,宁宁立马拉住欢欢的手,迅速朝相反的方向逃走。

“哪个是你爹地啊……”待章贺回过头来再问宁宁时,发现宁宁人已不见,而不远处的拐角处,章贺正好看见了欢欢回过头看他的那张脸。

(⊙o⊙)……章贺愣在原地,顿时感觉这个世界玄幻了,他不仅看见了一个跟他家夜爵老大长得很像的正太,还看见了一个跟他家夜爵老大长得很像的萝莉……





最新图文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微精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