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一晚上被干醒了好多次,弄脏了床单

【小说】一晚上被干醒了好多次,弄脏了床单

来源:微精选 编辑:admin 时间:2018-11-21 10:16


泉城酒吧,白富美的聚集地,高富帅的狩猎场,陈飞花哨的耍着雪克壶,给吧台上的俄罗斯大妞儿调了一杯“今夜不回家”。


别的调酒师玩这么高难度的动作,早已引来喝彩之声,陈飞这里,却是悄无声息,那个俄罗斯妞儿,更连正眼都没看他。


为啥啊?


颜值低呗!


陈飞的颜值属于马云的翻版,别人是精装,奢装,他是纯纯的毛坯房,哪怕站在高高的吧台上,他都比别的客人矮一截,能在酒吧里混

饭吃,完全得益于高富帅们需要有人衬托。


“啊!——”


一声刺耳的尖叫,吓的陈飞手一抖,雪克壶啪的飞了出去,还好没打到人,否则,这个月的工资,可就泡汤了。


陈飞愤怒的转过头,就见一个大美女,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这个美女穿着黑色的蕾丝短裙儿,雪白的腿,又细又长,小内内若隐若现还是粉红色,本来这种尤物,是个男人就该疼爱。


此时此刻,她却不知道是什么缘故,竟然被人从VIP的台阶上踹了下来。


噗通。


美女摔在了吧台旁边。


“握草?谁敢在泉城酒吧搞事情?”


陈飞捡起雪克壶,就想要英雄救美,却被旁边的同事给拦住了:“哎?你要干啥?知不知道包间里面是谁啊?你看,刘总就在旁边,他都没出面,哪儿轮得到你逞能?”


陈飞听了这话,抬头往上一看,果然,保安部的副总刘哥就站在包房的门前,看他那低头弯腰的谄媚样子,就知道里面的人来头很大。


咣当!


又是一声巨响,只见一个醉醺醺的人,从包厢里晃晃悠悠的走了出来。


陈飞认识他。


鸿运集团董事长的独生子,王霄。


在泉城混饭吃的,没几个不认识他。


这小子家里有的是钱,房地产,投行,娱乐产业。


但凡能挣钱的买卖,他爹总要插一脚,以至于他们家到底有多少钱,根本就没人知道。


听说以前,有个省里排名前几位的领导,得罪了王霄的老爹,都被那厮用金钱开道搞下了台。


黑白两道,无不震惊,都说老王是王中王。


至于王霄,当然是太子爷了。


陈飞再看那个被太子爷踹飞了的妞儿,赫然是酒吧的台柱子,林依依。


这个妞儿也不简单,平时都是拿下巴看人的,骄傲的很,听说家里条件一般。


但是自身条件好啊,多才多艺,条顺牌亮,以前有个大款,要一年一千万包养她,都被她给拒绝了。


现在好像还在什么直播平台当主持人,粉丝上万,很是嚣张。


现在好,你再高傲,还不是被踢下来了?


陈飞看着林依依,咽了口吐沫,感觉自己的心,都在疼。


为啥呢?


这妞儿太好看了,要是能给娶回家生娃儿可就好了。


他这么想,王霄却不在乎,只见这位纨绔,走到了网红林依依的面前,蹲下身子,扯住了她的头发,一脸轻蔑的说:“给脸不要是吧?装犊子是吧?不挨揍不痛快是吧?来,你再装一个逼,让我开开眼!”


说完,一个耳光就抽在了林依依粉嫩的脸蛋儿上。


陈飞心里疼的直哆嗦,暗骂道:有钱就牛逼啊?有钱就能不把人当人啊?这他妈也太过分了,都踹下来了,还怎么着?


王霄笑的邪魅,反手又一耳光,抽的林依依眼泪唰唰的流,妆都哭花了。


“你这个臭逼不是号称酒吧女神吗?就你啊?还他妈在上班时间直播喝酒?看把你牛逼的,女神不出台是不是?在这儿干你行不行?”


王霄本身就是个花花公子,喝多了酒,越发的肆无忌惮起来,他竟然当众就要脱裤子。


这王八蛋,在市里的口碑特别差。


陈飞听那些出高台的姐妹们说,他在啪啪的时候,都把人当畜生玩儿,怎么变态怎么搞,什么按烟头,烫个伤疤,走个后门,用个器械之类的,根本不算事儿。


听说他还有特殊癖好,对于孕妇非常感兴趣……


可惜啊,泉城酒吧的大老板黄总,今天没在,否则还有人能救林依依。


耳光一个接着一个,前台经理实在看不下去了,硬着头皮去劝架。


结果,王霄给了他一耳光,一脚,还不过瘾,抄起陈飞的雪克壶,又一下子拍在了前台经理的脑袋上。


这下就连周围看热闹的人,都不由自主的离开了现场。


只剩陈飞,还在旁边,傻傻的呆着。


几滴血顺着陈飞的下巴,淌到了地上,这是前台经理的血压太高,导致脑袋被开瓢儿之后,血斜着喷出来,呲到了陈飞的脸上。


陈飞心底,一股无名火起。


林依依尖叫着,扭着身子反抗着,却让王霄更加生气。


“刺啦”一声,林依依的衣服被王霄扯了下来。


林依依本能的护住了胸口,但是,又有什么用呢?


该露出来的,不该露出来的,全都露出来了。


王霄这个纨绔,有一千个缺点,却有一个好处,就是守信。


他说过的话,一言九鼎,吐个吐沫都是个坑。


说了要在大庭广众之下,玩儿了林依依,那就绝对要把林依依玩儿了,才算完事。


腰带一解,裤子一脱,王霄当着众人的面儿,就把柔弱的林依依压在了身下……


周围的人,目瞪口呆,有的感慨,有的辛酸,还有幸灾乐祸和兴奋不已拿手机录像的。


陈飞再也忍不住了,鼓足了勇气,大喝一声。


“住手!”


王霄大怒,抬头往人群里看去,却没有找到人。


原来,陈飞喊完又后悔了,藏在了吧台后面。


王霄继续侵犯林依依。


“你住手!”


又是一声呐喊,从人群里传来,王霄烦躁了,大喝道:“谁喊的?给老子站出来!”


陈飞本想起个头,大家一拥而上,也就英雄救美了,没想到,左右的人见王霄发飙,全都往后跑,这让他显得格外突出。


王霄一脸轻蔑的看着陈飞,冷笑了一声:


“谁家裤子没拉拉链,把你露出来了?”


陈飞心想:这回玩完了!算了,豁出去了!小兔崽子,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丫就一个人,谁揍不过谁!


正想着,王霄身后又站出来三四个人,最矮的都比陈飞高出半头。


看这架势,刚才的豪情壮志早被抛出九霄云外了,后悔自己不该强行出头。


但是,兔子放了,鹰也撒了,不硬着头皮上也是不行了,干脆一咬牙一跺脚,往前挪了几步,从地上拉起林依依。


王霄哪受得了这个,平时一个花间大少爷,谁见着都得点头哈腰的人物,被这个苦逼的无名小卒给唬了,他哪能咽的下这口气。


一挥手,身后的狗腿子就给陈飞围住了。


一拳,一脚,一推,陈飞就一个屁股墩儿坐在了地上。


本能的抱头,守护住要害部位,只觉浑身发热,然后发麻,最后就是火辣辣的疼了。


眼睛看不见东西,各种裤腿儿,黑色的皮鞋,厚重的鞋底子往陈飞身上踢,陈飞卷缩着身子,任由他们殴打。


一番折腾,王霄也看够了热闹,精力发泄的差不多了,酒劲也下去了,掏出一叠钱砸在陈飞脸上:“小子,留着发丧吧!”


随即带着几个手下扬长而去。


陈飞站起来,觉得肋骨生疼,估计是被打骨裂了,脸上也青一块紫一块的,流着鼻血狼狈不堪。


不过,陈飞的眼睛却很亮,手里紧攥着王霄留下的钱。

四五千啊!仨月也存不了这么多啊!


林依依对陈飞说了声谢谢,扭头就离开了,别说以身相许,就连话,都没多聊一句。


旁边的人对陈飞指指点点,内容不用听也知道,无非是觉得他是个二逼。


“屌丝想玩英雄救美,你得先长得像个英雄啊,真特么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陈飞觉得自己很孤单——幸好,手里的钞票,在安慰他:孩子,你得了一笔外财啊,晚上叫个大保健爽一爽?


同事陆琪走了过来,扶起陈飞。


没好气的埋怨说:“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个林依依,仗着自己长的好看,又是网络红人,平日里对大家呼来喝去没个好脸,在刘副总那也没少说姐妹们的坏话,表面上还装的清高,其实就是个心机婊!总算有人帮我们出了口气,你倒好,还帮着她出头?”


“可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那个啥吧?”


陈飞费力的站起来,不敢看陆琪,耷拉着脑袋心说,其实挨顿揍能赚几千块钱,也值得。


陆琪听这话,反驳说:


“你不知道王霄是什么人?你把他惹了,你觉得以后能好过?你要钱还是要命啊?”


陈飞攥着钱,从裤兜里掏出一根被压弯了的烟,点上,深深吸了一口,又吐出来才默默的说了一句:


“要钱……”


晚上回到宿舍,躺在床上回想今天发生的事,和陆琪说的话。


陈飞也没太在意,在大城市的一年里,那些打脸的话他都习惯了。


毕竟他心心念念的是今天的几千块钱,感觉在兜里装得热乎乎的。


从兜里拿出钱,没想到里面夹着一个模样奇怪的白骨指环。


样子古旧,不知道什么材质,甚至说有点丑陋,中间还包着一个尖锐的东西,不知道是不是王霄掉的。


陈飞正仔细看着,突然有人打电话过来,思绪被打断。


不小心把指环戴在了手上,只觉得一阵刺痛,好像是白骨指环的尖锐处,刺破了自己的肌肤。


电话是妈妈打来的,听到母亲的声音,陈飞既高兴又心酸。


“小飞,最近怎么样,在大城市还习惯吗?身体还好吗?”


“好啊,我在这可好了,今天老板还因为我表现好,奖励了我几千块钱呢,我明天就给你打过去啊。”


“那就好,那就好!你过得好,妈也就放心了,不管怎么样,千万别惹事儿,大城市的人,咱们惹不起。”


“知道了妈,您早点睡吧,按时吃药,不舒服就去看看,千万别耽搁了。”


挂了电话,陈飞去看疼痛的地方,却发现那罪魁祸首的白骨指环,居然不见了!


手上没有,床上没有,地下也没有!


“见鬼!”


陈飞嘟囔了一句,也没拿它当回事儿,本来就不是自己的东西,丢了也不可惜。


肋骨的疼痛,让陈飞很难受,吃了两片消炎药,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梦里,陈飞看到一团模糊不清的白烟直冲向自己,他拔腿想跑,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


本能的闭起眼睛,却发现那团白烟钻进自己的身体来回游蹿,最后盘踞在自己肋骨的位置,还发出几一阵女子的娇笑。


早上醒来,陈飞翻了个身,发现肋骨竟然不疼了,下床照照镜子,好像脸上的轻紫也好了许多。


陈飞正在纳闷儿,却听见有人敲门,打开一看,原来是陆琪。


陆琪不但是陈飞的同事,更是他的老乡,两个人家的距离很近,平时也走得近。


只听陆琪没好气的说:“你看看,寝室被你造成什么样了……黄总刚回来,听说了昨天的事儿,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


陈飞答应一声,换了衣服就去了黄总办公室。


“坐,小伙子,昨天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你很勇敢,我们公司就是缺少你这种人才,我觉得你这种行为应该鼓励啊!我这有一辆车,放了很久都没人开,你先用着吧!”


陈飞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一样,有车是他这辈子还没敢想的事儿,没想到挨了顿揍,钱也有了,车也有了,下次再挨一顿,是不是媳妇也有了?


“没事了,你先去吧,好好干,年轻人机会多的是!我看好你!”


对于黄总来说,要不是这个傻小子挺身而出,让太子爷出了气,真给林依依按在地上那啥了,泉城酒吧也就黄了。


这可不是一件小事,能化险为夷,陈飞功不可没。


奖励他钱?老黄舍不得。


升职?没空位。


那咋办呢?


只能送车了。


老黄手下有个打手,十分生猛,早年间为老黄解决了很多麻烦。

可是,在江湖上混,谁没个仇家?


这不,出国旅游时候,被人在泰国给弄死了。


他死了,他的二手吉利就没人开了,扔在停车场里,都要长草了。


不如便宜给陈飞。


蒙在鼓里的陈飞,觉得黄老板简直是自己的再生父母。


真是慧眼如炬啊,我这么出色的人才,我自己都没看出来。却被黄老板给发现了。不愧是干大生意的人。


见到车的那一刻,陈飞更加的开心。


吉利,虽然不是啥豪车,但是对于在大城市里打拼了一两年,连个自行车都买不起的陈飞来讲,却已经足够牛逼了。


陈飞试了试车,就哼着歌回去上班了,这一整天,他都像个摇尾巴的狗,见到谁,都笑意十足。


下班以后,陈飞把吉利加满了油,开到人烟稀少的城际公路,一脚油门下去,发动机引擎轰鸣着,就是一路狂飚。


爽啊,刺激啊,过瘾啊!


陈飞正在嗨着,忽然,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吓的陈飞连忙一个急刹。


呲……


刺耳的刹车声响彻在寂静的夜空里。


陈飞差点儿被甩飞出去。


陈飞瞬间怒火万丈,这两天挨了揍,本就心里有火,现在有车又有钱,哪怕对方是天王老子,陈飞也要教训一下。


对面车上下来一个女人,瓜子脸,画着淡妆,媚眼如丝,唯有唇色火红热情,身材妙曼,凹凸有致,身上穿着一件真丝连衣裙,渔网袜,高筒长靴。


陈飞的火气没发出来就灭掉了大半,心想大半夜这荒凉地儿,还有这种姿色的美女?不会是聊斋书里的狐狸精的现代版吧?


美女冲他挥了挥手,示意他过去,陈飞心想,今天真是走了狗屎运,大半夜的,美女这么主动让自己过去,管他是人是鬼,这种好事儿不上,那就枉为男人了。


美女高贵冷艳的气质让陈飞一阵开心,脑子里把所有他在电视里看过的狗血老套的情节都过了一遍。


“不好意思,我车子抛锚了,这里又没有信号,能帮我看看怎么回事儿么?”


美女先开口,陈飞心中一紧,声音真好听。


总归是夜场上班的人,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那些撩妹达人的技术他倒是学会了不少,这会儿正好练练手。


他故作镇定的双手抱在胸前,挑着眉说:“你是我什么人啊?”


美女很显然对他的问题有些意外,接着说:“不是你什么人啊,怎么了?”


“那我凭什么帮你修车?”


美女这时候才发现,自己被眼前的人调戏了,皱了皱眉,恢复了原有的气质,拉开门准备坐回车里,淡淡的说:“不好意思,我再等等别人。”


陈飞见状,心想,难倒套路没用对?


不应该啊,这时候美女不应该问我要怎么样才肯帮她修车吗?


这回尴尬了,为了给自己第一次没发挥好一个台阶,他接着说:“算了,咱俩也算是有缘,在这碰上了,我帮你看看吧。”


结果美女就说了一个字:“好。”


美女很高冷啊,百分百女王型,自己第一次天时地利人和的撩妹就碰到了高难度的类型。


他蹲下身子绕着车检查了一圈,最后蹲下。


“美女,换个胎就好了,要不我帮你换?”


没想到,美女连句谢谢都没说,转身打开后备箱对着工具箱做了一个请示的手势。


陈飞一阵汗颜,我去,这特么什么情况,老子趴在地上跟个狗似的给你修车,你在旁边插着腰看热闹不说,还让我自己拿工具!


好歹没你这么玩的。


他低下头捣鼓,心想:大半夜的把老子不当人使啊。心生一计,就说:“这样吧美女,你帮我递个扳手过来可以吗?”


美女应了一声没说什么,拿起扳手递给陈飞,陈飞假装专注修车,回手拿扳手,带着一手黑油的手瞬间就抹上了美女藕似的白臂。


看着自己白玉似得胳膊变得黢黑,美女此时的心情估计也是万只草泥马来回奔腾。


要不是考虑到自己的素质,早就大巴掌抽他了。


陈飞假装不好意思的道歉,听到美女小声嗔骂了几句,也全当没听见,心里早都爽到九霄云外了。


因为天黑,美女刚想低下身子想看清楚车子修的怎么样了,正好碰上陈飞转头要工具。


陈飞顿时感觉脸上一阵温软,心里有一种喷鼻血的感觉,毕竟十九年没跟女人有过这么亲密的接触啊!


这时美女也发现异样,赶紧起身捂住胸口。


陈飞也是血脉喷张涌上头顶,张口就说了一句:“美女你这事业线好深啊,咋保养的?”


美女一瞬间脸都白了,二话没说上去就给陈飞一个大耳光,打完后,

美女可能觉得有失身份,皱着眉转身上了车,不再管陈飞。


陈飞默默叹口气,心想:我靠,我特么招谁惹谁了,姐姐你自己把那两坨压我脸上还扇我一耳光算怎么回事儿?


怎么说陈飞也是一天蝎座,报复心那可是爆棚,想着等会儿看我怎么玩你。


陈飞帮美女修好车,美女下车递出来几百块钱,说了句谢谢。


陈飞见美女对自己刚才的举动除了扇耳光也没别的举动,又觉得她递钱有点看不起自己的意思,莫名的有点生气。


干脆放大了胆子,没伸手接钱,反手一伸手摸上美女的屁股,说:“别说谢谢,要不然以身相许,嫁给我,跟我回家吃香的喝辣的。”


陈飞知道,凭自己这颜值,美女肯定是看不上自己,吹牛逼谁不会啊。


美女又举手准备抽他,被陈飞一把抓住,痞里痞气笑着说:“喜欢让我摸你手,你早说啊,用不着这么暗示我,嗯,手感是不错,比我们泉城酒吧的保洁阿姨软多了,哈哈。”


美女怒火中烧,但是荒郊野外,遇到流氓只能脱身为重,使劲从陈飞手里抽出手,扔下钱飞速回车里,扬长而去。


她并没有被愤怒冲昏头脑,唇边默默读出四个字:“泉城酒吧……小子,你日子到头了”


陈飞一时间被美女搞得头重脚轻,想想平时那些小姐是怎么欺负自己的,占了几把便宜不说,还有几百块钱的修车费,今晚也是值了。


虽然这女人开着上千万的车子,这么年轻,谁知道是不是谁家的小三,自己今晚也算是帮原配出了口气,想到这他也暗自爽了一把,慢悠悠的开车回去了。


好像是前几天运气太好,陈飞觉觉得这几天格外的不顺,比如帮着别的公主喝了杯酒,明明很正常的事儿,客人偏偏生气,点头哈腰赔礼道歉,又多赔了好几瓶。


不小心撞到谁,也被人指着鼻子骂


经理最近也看他不打顺眼。但是他什么都不敢说,除了已经打给母亲的几千块钱,还有一辆已经快没油的车,他还是那个陈飞。


陈飞躺在床上,想着,被人揍了以后,发生了那么多好事儿,伤完全好了以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要不,再被人揍一顿试试?


说不定这就是我隐藏了十九年的特异功能呢?


迷迷糊糊还没睡醒,陆琪的电话就来了,说下午要开全员大会,所有人早到岗两个小时。


陈飞“嗯”了一声就把电话挂了,一天到晚烦都烦死了,大会小会没断过,每次提前好几个小时去,就开十五分钟,剩下时间还不是提前干活,简直变相增加劳动力。


起床抹了把脸,顺了顺头发,套上衣服就往场子赶,到了以后,只看副主席位置上坐着一个女人,穿着一双红色高跟鞋黑色丝袜,一件深V的黑裙,胸前一对仿佛要爆出来的样子。


妆容间有一种掩盖不住的成熟和风韵。


陈飞捣了捣旁边的杨晨,说:“这娘们儿是谁啊?新来的台柱子?挺够味儿啊”


杨晨贴着陈飞耳朵说:“别特么乱说,这女的好像是黄总从港都接来的高管,好像是什么商务管理学博士毕业,海龟!刘副总被调到别的城市了,以后咱副总就是你嘴里的这个娘们儿了。”


杨晨说这话的时候,故意突出了“娘们儿”两个字,引得一堆人都往这边儿看,陈飞尴尬的低下头干咳了两声。


果然,陈飞只听见这个女人好像叫顾怡,其他的根本没有重点,说了十几分钟就散了。


顾怡走过来,坐在吧台上,点了一杯单一麦芽伏特加,虽说是喝酒,眼睛却不停的扫着周围,眼中透着一股锐利和精干。


陈飞把这些看在眼里,他知道这个女人肯定不简单,不像那个脑满肠肥的刘副总好对付,以后见着她还是绕道走吧。


到了下班时间,还有一桌客人没走,按规矩,客人不走不能打烊,恰好值班的杨晨有点事儿让他帮忙,陈飞想着自己也没什么事儿,就答应了。


就这样又熬了两个多小时,客人终于走了,他站起身,突然感觉一阵内急,匆匆收了杯子,就往厕所走去。


卫生间在大厅后面,有一条很长的走廊,这个点儿,除了卫生间的灯是独立亮着,其他地方都是黑灯瞎火。


啪嗒啪嗒啪嗒,皮鞋踩在瓷砖上的声音,在夜里传出很远,陈飞快要走到卫生间时,忽然听到一阵女人的尖叫。


“啊……”


这个声音时断时续,听不清楚是什么,只能听出来是个女人的。他脑子里闪过一堆女鬼,什么厕所鬼灵,贞子,伽椰子,他恨不得转身就跑。


想跑是想跑,可是除了好奇心驱使他往厕所挪不说,他总不能尿裤子吧。


夜场的厕所很豪华,大镜,精致的镶边洗手池,高级隔板。走近了,才听出来,这特么哪是鬼叫啊,分明是女人缠绵喘息的声音。


陈飞面红耳赤,女人的声音甜软细腻,很是勾人,这对夜生活全靠手的陈飞来说,简直是血脉暴涨啊,越是听感觉越尿急,可是声音的走向很显然是在隔间并且没有关门的节奏啊。


实在是膀胱快爆了,管他的,先把自己内急解决了再说,一闭眼,就钻进洗手间,路过那个没关门的隔间,最终还是没忍住他的屌丝心。


想着看看能发出这么浪的叫声的女人是谁。


这不看不要紧,这一看,卧槽,陈飞竟然真的尿裤子了!


精彩后续戳下面阅读原文

最新图文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微精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