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真·神仙打架!嘻哈、街舞之后,《声入人心》想要这样“出圈”

真·神仙打架!嘻哈、街舞之后,《声入人心》想要这样“出圈”

来源:微精选 编辑:admin 时间:2018-11-21 04:07


|攻主(珞思影视研究组)


“神仙打架”?这个场景竟然真的出现了。


36名成员几乎都是高颜值大长腿

且一开口被网友感叹为“神仙级别”


有网友形容它是大型“真香”现场:“听节目策划创意我以为这是什么老年专属,结果看第一期就被piapia打脸”,“印象中唱美声的男的不都是穿着燕尾服的胖大叔吗?这些演唱成员都太帅了太有气质了太好看了吧”,“现在综艺的门槛是不是太高了点?有点小众,特别精致,难得的是专业又有趣,你芒果台还是你芒果台!”


猜对了没?它就是这档完全全新的音乐节目——《声入人心》。不用捕娱记(ID:ibuyuji)摸着胸口向你推荐,豆瓣已经抢先给它正了名——开分8.7,一天之后的现在,升到了8.9。



用大众熟悉的音乐节目路数,往高不可攀的“声乐”领域劈开一个小切口,《声入人心》的初创想法,显然能让我们看到“嘻哈”“电音”“街舞”等一系列节目的影子,而摆在导演组面前的压力,也似乎同样基于“出圈”——如何打通小众通向大众的出口,如何用有趣化解专业带来的隔阂?


11月3日,在《声入人心》播出后的第一天,总导演任洋接受了捕娱记专访。


大长腿、高颜值vs花腔HighC假声男高音

从声乐切入是为了回避音乐节目的“痛点”


看《声入人心》的节目现场,不联想起那些在这两年改变综艺节目生态的名字是不可能的——当音乐节目在流行这个领域浸润的频率和次数越来越高,“不一样的切入点”是所有人都在追寻的答案。


最终,有的人选择了嘻哈,有的人选择了电音,而任洋及其团队,选择了最适合电视呈现的“声乐”。


男中音歌唱家廖昌永成为“出品人”之一


方案在湖南卫视的内部竞标会上是一次性通过的,而且拿的是第一。以“快男”“快女”开启自己电视职业生涯的任洋说,他喜欢做音乐节目和素人题材。但走到2018年,素人题材的重复率太高,电视人和观众一样遭遇了音乐节目的痛点,“好的流行歌曲反复被唱来唱去,导致音乐节目变成了一种重复状态,我们吸取不到营养了。”


从“声乐”切入,任洋说他们是为了给观众提供一档新的“音乐晚餐”,“它刚吃起来可能没那么顺口,但一定是有营养价值和新鲜感的。


新鲜,是一定的。《声入人心》播出当晚,大长腿、高颜值的声乐群像突破了大众对于这个领域的固有印象;音域、假声男高音、花腔、Opera2、HighC……一系列的生词“哐哐”砸在舞台上,陌生但鲜活。


高天鹤演唱的《炫境》上演了一场美声的“生词科普”


“它肯定小众,一些专业的音乐知识对于观众来说是冷门。但我觉得这还是一个机会,声乐的这个切入点里,肯定有那么一两个角度,还是能跟大众产生共鸣。”任洋说。


“共鸣点”在《声入人心》首播之后得到凸显:“听不太懂但依然能够感知”的“音乐之美”,以及素人的魅力与才华。而这,也几乎是所有能够成功的素人音乐节目的共性。


郑云龙是国内一流的音乐剧演员

但唱一场收入可能就1000


痛点,也不仅仅是音乐节目独有的,《声入人心》概念一出,首先震撼到的其实是声乐界。


任洋说,接触这个圈子里的年轻人,往往能从他们的眼神、动作上感受到对舞台的渴望。“有演唱成员跟我说,美声、歌剧、音乐剧的这个圈子特别奇怪,今天你在台上唱歌,我在台下鼓掌,过了两天,又轮到之前坐在台下鼓掌的人上台演出……好像所有的音乐剧、歌剧,都是自己圈子里的人在捧自己的场。”


34岁的王凯目前在国家大剧院工作


关注度的确不高,《声入人心》里第一期上场拿了三位导师三枚“首席”章的郑云龙长得像金城武,他跟同样出现在节目里的阿云嘎是国内音乐剧的一流演员,但就任洋的了解,两个人唱一场音乐剧的收入不过1000多块钱,“这是非常奇怪的,他们同样是为舞台献身,而且这群人需要用十几年的专业训练,才能保证对作品的理解和演绎。”


偏见也很多。说声乐“高雅”听起来还好,认为它不接地气,过于艰涩、飘在天上的观众也不在少数。


仝卓演唱的探戈舞曲《Por Una Cabeza》拥有近百年历史


“其实美声、歌剧、音乐剧里有很多好听的歌曲,都是上百年积淀的作品,它们被埋没着。”任洋说,想要消除观众对于声乐的偏见和误解,也是《声入人心》想做的。


用真人秀的方式打破声乐的“高冷”

紧张感,反差感,命运感一个都不缺


不论是为了给观众提供新的养分,还是想在尽可能的程度上将“声乐”这个领域推向大众,《声入人心》的出发点都是好的。但所有这些目标要想实现,首先是要能让观众“看进去”。


这就必然指向节目的呈现方式——其实,回溯中国电视的发展历程,声乐的展示并不是第一次出现荧屏,比如早前,就有青歌赛。


《声入人心》的妙处和“新”,首先在于其真人秀式的呈现模式。


“选座”的设置让紧张感和戏剧感贯穿首期节目始终


紧张感,反差感,惊艳感,是第一期节目带给观众最大的感受。36个毕业/就读于顶级音乐院校,拥有各种比赛Title的声乐强将,在依次进入录影间时需要“选”座位——6个首席,30个替补,给你一个自我判断的机会,你会认为自己天生就是A角的首席?还是会几经考虑反复权衡后坐入象征B角的替补席?


无需设计,天然的剧情就此开场:


中央戏剧学院声乐歌剧系24岁的男高音仝卓一脸茫然,一屁股坐到首席座位上,但随即起身,逛了一圈之后坐上替补位;



新生代男中音李向哲第一个坐上首席,而选择4号的原因,是因为4是“哆瑞咪发嗦”中的“发”;



国内音乐剧的一线演员阿云嘎是多部音乐剧中的A角,跟尚雯婕也合作过多次,所有人都以为他要选首席,他却直接挑了个替补的座位,理由很充足,“后面也许还来更厉害的或者是前辈呢?再说我也想告诉大家,(首席和替补)都是一样重要的。”



18岁的石凯是所有人年龄最小的,但他是没有一点犹豫就坐上了首席,周围的人称赞“这小伙硬气”,但其实人家的真实想法是,“如果这次不尝试,那我觉得下次就坐不到那里了。”



一个“选座”的安排,就激发除了若干看点。当然,面对网友“超级36”“声乐练习生”的疑问,任洋也很坦然,他提到,首席和替补,A角和B角就是歌剧、音乐剧里惯有的概念和评判标准,“不管是学美声的,还是学音乐剧的,人人都想成为A角,那到底你能不能成为真正的A角,最后还要通过所有人的判定。”


从选座到第一轮清唱后导师判定,《声入人心》也迎来了真人秀所必备的反差感和戏剧感——以4A成绩从茱莉亚音乐学院硕士毕业的贾凡可谓万众瞩目,但一出手却遭遇了滑铁卢;



按照不少演唱成员点评发音不够准确的石凯一身运动服上场,结果却受到了导师的青睐守住了首席位置;


你以为用湖南花鼓戏恶搞《Rolling in the Deep》的廖佳琳出现在节目中是来搞笑,结果他先飚海豚音后唱《Opera2》技惊四座;



更别说这一期结尾突然被导师cue到台上要“硬碰硬”的郑云龙&阿云嘎……


任洋自然了解这些点能够戳中观众,“大众的确是喜欢有强烈反差和内心戏的情节。比如弱者变强,比如强者失误,我们一直在做这种类型的节目,36个人成员聚在一起,肯定会有这些好看的天然反应。”


郑云龙&阿云嘎的对决牵动人心


他也强调,虽然没有“淘汰”,但《声入人心》的考核机制将一直保持节目的紧张感,“整个节目的赛制就是去验证你是否真的能够匹配成为最优秀的人,现在我们是每个演唱成员单独展示,后期会有二重唱、三重唱的考核机制,发掘他们的更多面。”


的确小众,但不等于孤芳自赏

“追光者打破黑暗”的设定会圈粉普通人


高颜值演唱成员的选择,真人秀模式的运用,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让《声入人心》这档带着“高冷”气息的节目,能够真正打动观众。


可以说在细节的设置上,《声入人心》是全盘考虑的。比如任洋提到,最初确定选题时,他们果断放弃了声乐中包含的“民族”唱腔,“主要是唱民族唱得好的多数是女歌手,但我们台的受众大部分是女性群体,因此我们选了声乐的另一部分,然后主打男歌手。”


综合观众群体选择了男歌手的展示主题


任洋透露,其实在节目录制前后,不少人担心,《声入人心》最后会不会做成了圈内人“孤芳自赏”的栏目,“从我内心角度讲,我一直不担心。”


比如第一期节目结束,观众对声乐界的专有名词仍是半懂不懂,但至少很多人对声乐的概念有了认识。任洋说,录制期间,其实整个节目组也是边录制边学习,“比如HighC是什么,假声男高音是什么,面试的时候我们就会问演唱成员,录制时问身边的专业老师,然后我们把让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内容呈现在电视上,我们就是普通人,让观众通过我们的视角去看去感受。”


花腔女高音、《炫境》原唱常思思的感言


除了运用普通人视角、以花字后期的方式来科普,《声入人心》在曲目的改编上也力求与大众握手。


任洋说,节目请到钟兴民和黄韵玲两位编曲大家,就是为了更好地来呈现音乐以便得到大众的共鸣,“他们俩早年都是打了非常深厚的古典音乐功底的,钟老师是纽约大学古典音乐系的学生,擅长弦乐创作。黄韵玲老师在16岁就加入女声六重唱团体,是因重唱成名的。请他们来解读和改编,真的提供了很多创作思路。”


《声入人心》的舞台设计别具匠心


他提到,《声入人心》所遵循的路数,其实就是“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真心”。“颜值是帮助大家认识到你的第一步,演唱实力是让大家持续关注你的动力,但最终,我们想要呈现的是一个行业的坚守和对舞台的热爱。”他说,在《声入人心》的后期,“真心”会被烘托出来。而这种真心,其实是最能让观众感受到共鸣的。


演唱者走上舞台之后,舞台才会出现灯光


正是这样一个想法,构建了观众现在看到的主舞台舞美,任洋说,舞台呈现的就是一个“追光者”的概念,“很多节目通向舞台的通道都是光鲜亮丽的,但我们的通道是全黑的,光在舞台上,追光的人永远都是从黑暗中走来,毕竟,他们真正的生活状态,就是没有光的状态。


这个舞美其实是反制作思路的,“素人节目都是重包装的,要用尽一切元素把这个人‘顶起来’,但我们是一个素人去匹配一个没有大屏幕、没有道具的舞台。”他顿了顿,“我们就想要突出这种暗淡甚至孤单的感觉,”


大概是对这群演唱成员的认知太深,任洋也迫切希望《声入人心》能快速出圈,“看到有女性观众在微博上挂演唱成员的名字,我是真的挺开心的。”


责编|七号  排版|厂长  图编|秦明




最新图文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微精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