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干爹,你快点,人家受不了了......

干爹,你快点,人家受不了了......

来源:微精选 编辑:admin 时间:2018-11-18 01:44


  “唔……干爹,你快点,我一会还要比赛呢。”


  “小浪妞儿,等不及了吧……”


  “您能不能别撕啊,旗袍坏了,我一会怎么上台?”


  “放心,这会你把干爹伺候好了,一会光着上台冠军也是你的。”


  林岚找了一圈没找到韩馨儿,正要从杂货间过去,听到里面的声音身体猛然一顿,怎么那女人的声音,像是馨儿?


  只是男人是谁?林岚不记得馨儿有男朋友,还有那男人年龄好像有些大,听着很猥琐!


  比赛马上就要开场了,林岚纠结着要不要喊韩馨儿,就听里面有人突然隐忍又高亢的叫一声。


  一切归于平静。


  林岚吓了一跳,赶忙退走,回到梳妆台,脸上滚烫发红。


  ……


  “晋市之星”模特大赛总决选现场。


  银色T字形舞台一直延伸到观众席,舞台前,灯光璀璨,耀眼夺目。


  无论是评委、记者还是观众们,都翘首以盼,等待决赛的模特们入场。


  导播吼着场记,场记催促着造型师,服装满天飞,模特们正在排队化妆,一个个神情肃穆。


  今天晚上,将是决定她们今后命运的日子,只要成为冠军,就能一步登天,走向更高级的舞台。


  否则,就只能继续回到泥泞里去,成为野模、嫩模,甚至从此告别舞台,回归普通人,嫁为人妻,平凡度日。


  没有哪个年轻貌美的女孩,不希望自己成为最璀璨的哪一个,而当选择走上这个舞台时,她们就注定比别人更辛苦!


  林岚是一大群模特中的一个,此刻她的面色已经恢复正常,这会已经自行化妆完毕。


  作为晋市星辰娱乐公司的当红模特,林岚有一张标准的钻石脸,颧骨较高,有立体感,给人冷漠清高的感觉,凡是见过她的人,都会觉得她是天生的模特。


  此刻,一身墨绿色气旗袍更是将她衬得摇曳生姿,连眼前简陋的化妆台都有了古朴的味道。


  表面虽然从容,其实林岚内心的压力,比其他所有人都大。


  这次总决赛的冠军,能成为晋市的形象大使,以后的发展前途一片光明!


  但林岚看中的,是它的巨额奖金,五十万!


  想到病床上形销骨立的爸爸,林岚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这一次,必须成功!


  “林岚……”


  人未到声先到,韩馨儿一身穿同款的墨绿旗袍,扭着腰肢走了进来。


  林岚想到刚才在杂货间的事,莫名的一阵尴尬,但很快就镇定下来。


  韩馨儿有着当下最流行的网红脸,气质柔弱,原本古雅的旗袍被穿出了几分风尘气。


  “馨儿,你准备好了?”林岚侧头浅笑。


  林岚和韩馨儿是闺蜜,因为眉眼间有着几分相似,在星辰娱乐,大家把她们称为姐妹花,同时也是今晚夺冠的三大种子选手之一。


  当然了,任谁都清楚,林岚夺冠已是毋庸置疑,今晚外面的观众,几乎有百分之七十,是她的应援。


  甚至坊间传闻,外面的地下赌博公司都已经不接买林岚是冠军的单了,反倒是她会输的赔率惊人。


  “岚岚,你今天真美,咿,你怎么鞋还没换?”韩馨儿看着林岚,嘴上说着赞美,余光却瞟了眼林岚脚上的拖鞋。


  “我的脚小,没找到合适的鞋,让助理回公司拿了,应该能来得及。”林岚耸肩嘟唇,一脸的无奈,方才优雅温婉的形象,瞬间多了几分娇憨和软萌。


  “岚岚,我想请你帮个忙……”韩馨儿低着头,玩弄着手指,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林岚笑着点头,“我俩还有什么帮不帮忙的,你快说。”


  韩馨儿嘴巴张了张却没说出话,低声抽泣起来。


  林岚看着她眼眶都红了,瞬间站起来,说:“馨儿,你别哭啊,妆花了可就麻烦了。”


  “岚岚,我知道我赢不了你,今天晚上,你让我一次,以后我什么都答应你,好不好?”韩馨儿哀求的看着林岚。


  “馨儿……”林岚轻轻的喊着韩馨儿的名字,很为难,“我真的很需要拿到冠军,我爸还等着钱做手术呢……”


  “岚岚,奖金我全给你。你答应我好不好?”韩馨儿死死的拽着林岚的手,让那白皙的肌肤都红了。


  “可是,比赛不是我说了算,那么多评委和记者在,如果我故意输掉比赛被发现,会影响到公司声誉的,霖杰把公司做起很不容易……”林岚看着楚楚可怜的韩馨儿,很想答应,但别的顾虑,却让她咬牙坚持。


  见林岚拒绝,而比赛又马上开始,韩馨儿恨恨的看着林岚,咬牙切齿的说:“岚岚,我们可是最好的朋友!”


  林岚呆在原地,“馨儿,我不能……”


  韩馨儿胸脯起伏的说:“为什么不能?你总是这么口是心非,当初明明知道我喜欢霖杰,还背着我和他交往,现在又跟我抢资源抢冠军,这就是你说的做一辈子好朋友吗?”


  “馨儿……”林岚没想到韩馨儿突然说出这些伤人的话来,有些不知所措。


  “虚心假意,两面三刀,林岚我算看透你了!”说着韩馨儿一把推开林岚。


  嘭……


  林岚磕在桌角,还想解释,韩馨儿已经跑了出去。


  “唔……”林岚疼得低吟一声,满心愧疚,轻叹了口气,想着只能比赛结束再解释。


  “6号林岚,快,6号林岚上场!”工作人员喊了一声。


  林岚这才赶忙接过刚才助理送来的小号鞋,匆忙得换上。


  舞台音乐起,前面的模特们缓缓上台,林岚调整好心情,上场。


  多次的临场经验,早让她学会了坦然面对舞台,不过,今天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紧张,因为她知道自己的表现,关乎到爸爸的生命!


  然而,才走了几步,林岚就微微皱起了眉头。


  隐约的,脚底有些不舒服,似乎有一点细微的凸起,顶着她的脚心,让人生疼。


  有异物吗?


  想到这点,林岚脸色有些发白,刚才太匆忙,她没来得及检查高跟鞋,这真是个可怕又致命的失误!


  脚心最敏感,平时有颗细微的石子都会让人走路不适,更何况林岚明显感觉到,这鞋里的异物更锋利,像是针,已然刺破她的皮肤,刺进肉里。


  现在在舞台上,根本不会让她有弯腰检查的机会,她只能硬着头皮走台步。


  从舞台中央走到前端,再走回,来回三次,林岚每走一步,感觉脚底的细针,就多刺进肉里一分。


  疼痛让林岚的嘴唇轻轻打颤,她觉得自己仿佛用了魔法上岸的人鱼,每一步不是走在T台,而是刀尖上,脸颊上都是冷汗,恨不得下一刻咬牙喊出来。


  终于,林岚忍不住了,身体本能的保护反应,让她脚步踩轻了一些,就在她暗道不好的时候,高跟鞋向外一扭,使得她身体瞬间失去平衡,发生了晃动!


  完了!


  林岚大脑有那么几秒钟一片空白。


  在这瞬间,她看到台下给她来做应援的粉丝,脸上浮现起惊愕和失望。


  看到那些关注她的评委,微微的摇头。


  那些记者们,却一个个来了精神,朝她疯狂的拍照,比起她拿冠军,失去冠军的新闻价值更高……




  几圈下来,林岚陷入了似真似幻的感知中,舞台在旋转,灯光在迷乱,她每一脚都似踩在棉花中,她只能咬牙狠狠的踩稳,僵硬的微笑,做最后的努力。


  但她内心比谁都清楚,一切都已经徒劳无功。


  舞台下,观众席中,不显眼的某处。


  一双男人的冷眸注视着台上身穿旗袍的林岚,眉间难得的蹙起,意味不明。


  在男人身边,贵公子模样的沈泓,侧头低语道:“阎,你这次看中的人,表现得很糟糕……”


  话并没有说完,沈泓就停住了,因为他忽然发现,阎军令看台上的眼神,跟往常任何时候都不一样。


  阎军令,这位三年前接手鼎盛娱乐,在娱乐圈中创造了无数神话的娱乐帝国之尊,从不在媒体面前露面,也鲜少出席各种活动,然而今天,却一改神秘低调的本性,出现在这里,本身就已经很奇怪。


  沈泓又望了眼台上的林岚,和鼎盛娱乐里的美人们比起来,这女人毫无出奇之处,却居然让阎军令亲自来到现场,到底为什么?


  阎军令一直很静,没有回答沈泓,只是那身上散发出来的沉郁,让沈泓莫名的觉得有些寒意。


  ……


  舞台上,最后一场比赛结束。


  林岚浑勉强站着,听到主持人宣布,脸上虽然挂笑,小腿却在颤栗。


  “今天“晋市之星”的冠军……她美艳绝伦、明艳不可方物,她就是……”主持人故意停顿,整个场上的人呼吸都顿住了。


  林岚紧紧握着拳头,等待着如同命运审判一般的结果。


  “爸爸……”下意识的,她轻轻呢喃,还未得到答案,眼泪却已经落了下来。


  “她就是七号佳丽韩馨儿……”主持人声音如同雷音震耳。


  林岚闭上了眼睛,眼泪将脸庞上的妆容完全弄花,她略微失控的抽泣。


  颁奖嘉宾替韩馨儿戴上象征荣耀的凤冠,评委为她送上鲜花,观众掌声不断。


  就在这时,韩馨儿突然转身看向林岚。


  “我最好的朋友林岚,她应该跟我享有同样的荣耀。”说完韩馨儿拥抱了下林岚,那眸底满满的得意,却将姿态做的很足。


  台下掌声一片,也意味着韩馨儿将取代林岚成为晋市最当红的模特。


  掌声雷动,比赛尘埃落定。


  下台所有人都围着韩馨儿,之前对林岚抱有极大信心的粉丝都失望离场。


  林岚准备退场,却被韩馨儿叫住。


  “岚岚,我没想到自己会赢,你不会怨我吧?”韩馨儿说的诚恳。


  “怎么会,是我自己做的还不够。”林岚苦涩一笑。


  “岚岚,谢谢你理解。”韩馨儿上前亲昵的拥抱林岚,没了之前的狠话,倒是一副姐妹情深的和气模样。


  林岚额头因为疼渗出细密的汗珠,可韩馨儿仿佛没有注意到般,拉着林岚的手,“晚上的庆功宴,你一定要来哦。”


  “恩。”林岚嘴巴干涩的回了声,又被韩馨儿拉着去合照,直到大家众星捧月的带着韩馨儿离开,她才终于有了独处的机会。


  脱力一般找个角落,她将脚上的鞋子缓缓脱下,脱下的过程中,让她倒吸了一口凉气,血已然染红了她白皙莹润的小脚,而在那鞋底,明显能够看到一根明亮的针头,从内垫里往外伸出。


  林岚拆开内垫,看到高跟鞋底里,竟有一颗平放的小图钉!


  针不长,不过半厘米。


  然而,却恰恰是这半厘米的针头,让她在舞台上举步维艰,从冠军的宝座跌落!


  这一刻,她完全明白了,这不是意外,而是真真实实的被人陷害。


  拍照留下证据,可林岚心里知道,这种情况,她根本没有申诉的机会。


  鞋子是星辰公司定制,由她的助理送来,只可能是内部人动的手脚,即便传出去,损坏的也只会是自家公司是声誉!


  林岚脑海里浮出韩馨儿的脸,随即摇头,不可能是馨儿,打电话给助理李珊,无人接听。


  这让林岚不由得皱眉,难道真的是李珊?


  林岚觉得有必要把今晚的事情跟男朋友陈霖杰说一声,显示却是通话中,她只好作罢。


  她一心想夺冠,不单是为了爸爸的医药费,还有一个原因,是为陈霖杰。


  陈霖杰一手建立了星辰娱乐,在她爸爸生病的时候,替她付垫付了不少医药费,当下,星辰娱乐正是要开疆扩土的时候,为了给她拉资源,陈霖杰连比赛现场都没来,出差去了燕京。


  想到陈霖杰在外风餐露宿,受尽白眼冷遇,而她却没能在关键时候,帮上任何忙,林岚心里就一阵阵的疼。


  抹干眼泪,林岚换了鞋子,一瘸一拐的往外走,才出角落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闪过,钻进一个偏僻的房间。


  “馨儿不是走了吗?”林岚感到奇怪,想去问问,却又看到另一个身影闪进房间,顿时神色一僵,加快脚步的跟上去。


  “杰,我不管,我现在就要……啊……”韩馨儿的声音在内间响起。


  “小妖精,你怎么这么缠人?”熟悉的声音,让刚刚还抱着一丝幻想的林岚彻底僵住。


  这的确是陈霖杰,只是这语调与平时那正经儒雅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林岚躲在门缝处,瞥进房间里面,房间里的画面,让她呼吸都为之停滞。


  “我不缠你,让林岚缠吗?我早说了,我才是冠军!她根本不配跟我争你!”韩馨儿缠上陈霖杰的腰,雪白峰峦晃动,双手也不老实,挑逗的在男人下身游走。


  “你表现这么棒,要我怎么奖励你?”陈霖杰暧昧的问道。


  韩馨儿得意的扬眉,接着勾了勾美艳的红唇,“用你怎么样?”


  “这么浪?冠军也是这么来的?”陈霖杰轻笑。


  “你怀疑我?”韩馨儿神色一变,热情也减了下来。


  “怎么会。”看到韩馨儿的反应,陈霖杰放下猜忌,大手覆上女人的胸。


  而韩馨儿更直接,拉开陈霖杰的西裤,便坐了上去,“唔……杰……用力……”


  房间里传来羞人的娇喘声,林岚根本想不到韩馨儿会在公众场合如此不知羞耻,更想不到平常温文尔雅的男友竟然这般衣冠禽兽。


  本来被人算计又与冠军失之交臂,没想到好闺蜜和男友还有奸情。




  眼泪在眼眶打转,林岚想一脚踹开门冲进去,可是最后一刻却懦弱了。


  “答应我,把林岚踢出公司好不好?我帮你赚钱,杰……”韩馨儿含糊的说道。


  “不行,她还有用……”陈霖杰说。


  “哪又怎么样?我现在是冠军,比她更有用。”韩馨儿说。


  “宝贝专心点……”陈霖杰加大了力度,快速的动起来。


  后面林岚已经什么都听不到,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


  她十七岁认识陈霖杰,他花尽心思对她好,为父亲治病,十八岁在一起,十九岁签入他的公司,这三年拼命为他赚钱,只等这场比赛结束,便宣布订婚,没想到等待她的却是如此龌蹉的背叛。


  脚心还在流血,此刻的林岚却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不想别人看到自己的狼狈,绕到后门离开,不知何时变了天,突如其来的雷阵雨,让林岚更难过。


  一分一秒都不愿意待在这座楼里,直接闯进雨中,没走几步全身就湿透了,可林岚却好似一点都感觉不到,执意往前走。


  冰凉的雨水,涤不净心底溢出的痛。


  毫无目的的走着,突然脚下一歪,林岚吓得惊呼一声,鞋跟陷进坏了的下水道井盖里,使劲拽也拽不动。


  雨更大了,两道汽车灯光照射过来,急速朝着林岚所在的位置逼近!


  林岚双眼瞪大,惊惧得忘了呼喊和逃跑。


  也许,死了也不错吧,只是爸爸……


  嗤!


  轿车快速的扭出一个弧度,泥水溅了林岚一身,她倒在地上,身体因为恐惧颤得非常厉害。


  车内,阎军令撑着一把黑伞走了下来。


  “找死?”阎军令冷声问道,声音不大却让人倍感压力。


  他撑着伞,高大的身躯站在林岚面前,如冷面杀神。


  林岚被惊醒,看到距离自己不到一公分的车子,再看看那可怕的男人,突然毫无预兆的哇一声哭了出来。


  阎军令蹙眉,第一次见到碰瓷碰成这样。


  “给你一分钟起来。”阎军令看了下时间,有些头疼的看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女人,戏挺足。


  仿佛没有听到男人的话,林岚哭的更厉害了,嘶声力竭般的哭,似乎要将所有委屈一并哭出来。


  阎军令沉眉,这是闹哪一出?


  走近,车灯的照射下,看着那妆容尽毁的脸蛋,阎军令严厉的神情,瞬间温和。


  他伸出手去扶地上的林岚。


  哪知道一次没扶起来,再扶又瘫倒了地上,这是被吓坏了吧?


  “鞋……鞋子卡住了……”林岚哽咽的说道,全身湿透,头发也贴着脸,她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还在外人面前。


  阎军令这才注意到林岚的鞋子,蹙眉看,原来是鞋子卡了。


  “你站好。”说完阎军令蹲了下去,握住鞋子一个用力。


  啪嗒。


  鞋跟断了。


  一贯高高在上的男人,难得屈尊,居然弄坏了别人的鞋。


  阎军令的脸上闪过一抹可疑的尴尬,然后起身看向女人,“能起来了?”


  林岚勉强站立,随即脚底又受痛,轻呼一声跌坐在地上,脚早已经肿了起来。


  阎军令眼底闪过一抹诧异,“你的脚?”


  “谢谢你,我可以了。”终于恢复理智,狠狠擦了下雨水和泪水混合的脸,起身想要离开,并不打算回答陌生人。


  “你确定自己能走?”阎军令没动。


  林岚点点头,只是才一步又滑倒在了地上。


  阎军令看不下去了,伸手一把将人抱起。


  “啊,你干嘛?”林岚吓慌了。


  “送你去医院。”五个字,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林岚秀眉一颦,“我不认识你。”


  “当我弄坏你鞋子的赔偿。”说完阎军令发动车子,朝着最近的微爱医院开去。


  途中停了会,不一会拎了两个袋子上来,一个扔给林岚,“换上。”


  “恩?”听到这,林岚打开袋子,看到里面竟然是一件白T恤,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身子。


  阎军令扫了眼后视镜,“不想感冒就赶紧换了。”


  林岚还是没动,瑟缩的坐在后座上,怎么能当着一个男人的面换衣服!


  “放心,我对平胸不感兴趣。”阎军令伸手调整了下后视镜,避开后座。


  “你!”林岚瞬间炸毛,看起来一本正经的男人,竟然会说这种话!


  “我什么?是你露点了。”阎军令说。


  林岚慌忙捂着胸口,刚才被淋湿,单薄的衣服黏在了身上,黑色的内衣全显露出来。她脸色发红。


  从来就没这么窘迫过,还是在一个陌生人面前,也幸好是在一个陌生人面前。


  林岚半蹲下身子,躲在椅背后面换衣服,时不时瞄前面一眼。


  阎军令忍不住勾唇,俊酷的脸上带着一抹笑意:这女人防备心倒是很重。


  到医院的时候,雨已经停了,停好车,阎军令看着自己半边湿透的衣服,最后瞥了眼和林岚同色的白T恤,快速解开衬衫的扣子打算换上。


  “你要干嘛?”看到男人脱衣服,林岚慌乱的尖叫。


  “如你所见。”阎军令扔下四个字,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半点停顿。


  “我警告你,我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林岚紧张的缩在座位角落,慌乱的用手拽着门,可门被反锁,根本打不开。


  “原来你是换衣服。”林岚说到一半,就见前面的男人已经换上干净的白T恤,打开了车门,只是一个开门插兜的随意动作,都流畅的像是言情剧,而林岚第一次看清了对方脸。


  短发平头,五官棱角分明,鼻梁挺直,剑眉深眸,薄唇微抿,身上廉价的白T恤也不影响那一身优雅,比最近当红的国际男模苏幕白还俊朗几分,林岚怔了怔,一时忘了动作。


  都说平头是检验真帅哥的标准,那么这个男人无疑可以成为标本。


  只是比起男人的帅,对方身上的气场更惑人,霸道桀骜,天生贵气,还隐隐带着一抹神秘和危险。


  ““你似乎很失望?不下车?”阎军令探进头来,眯眼提醒。


  林岚这才恍然,赶忙下车,结果脚肿得厉害,没站稳朝着前面栽了下去。


  “笨。”就在林岚马上要与地面亲密接触时,身旁的男人吐出一个字,接着长臂将她拽住,下一刻就公主抱,抱进了怀里。


  “你放我下来,我自己可以……”林岚嗅到男人身上的气息,刹那间有些失神。


  为什么这么好闻?


  “别浪费我时间,闭嘴。”阎军令清冷的回应道。




  微爱医院内。


  进手术室,见了医生,阎军令才将林岚放下,而林岚,至始至终不敢再多说什么。


  男人滚烫的手,贴在她的腰间,仿佛一块烙铁,她略微动弹,都会感到浑身毛孔发痒。


  直到男人将她放在病床上,林岚才松了口气。


  医生检查完,看了看林岚,“是什么东西扎进去的?”


  林岚从包里掏出一枚图钉,钉上面还粘着些血。


  医生说完,忍不住摇头,“按理说图钉扎一下创口不大,为什么都血肉模糊了,你是感觉不到疼,拼命在踩吗?”


  “疼,可是那会在比赛,不能停下来,结果踩了得有半个小时。”林岚面露痛苦,先前的一幕幕,又浮现在了脑海,痛苦再次席卷全身。


  “以为人蠢得像猪,也能耐疼。”阎军令在旁冷言冷语。


  “你……对,我连猪都不如……”林岚气结,可是转念一想,她觉得对方说得对,可不是么,她简直蠢得像头猪,如果仔细检查一下鞋子,如果一早就看清陈霖杰和韩馨儿的真面目,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情发生。


  医生看了眼两人的情侣白T恤,觉得女孩太弱势了,说道:“姑娘找男朋友不能光看脸,还得体贴。”


  “您误会了,他不是我男朋友。”林岚赶紧分辨。


  “我也没有这么蠢的女朋友。”阎军令冷哼,丝毫不给林岚面子。


  林岚气得发抖,可偏偏拿人家没办法。


  “行了,要吵架回家吵吧,小两口真是……包扎好了就去打支破伤风疫苗。”医生决定不掺和。


  “好。”阎军令应了声,非常顺手的将林岚抱起,引得病房内其他人窃窃发笑。


  林岚一张粉脸嫣红,故作没有听见,从来不曾有人这样横抱过她,可这男人今天已经抱了她三次。


  打完破伤风出来,林岚依旧被阎军令抱着,她发现自己已经有些习惯了,反正不让抱,男人也不会理会。


  路过妇科门诊出医院,不想却和迎面走来的陈霖杰和韩馨儿碰了个正着。


  画面突然顿住,空气里都透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林岚,你怎么会在这里?他是谁?”看到被人抱在怀里的林岚,陈霖杰脸色一沉,生气的问道。


  林岚嘴巴张了张,瞬间从阎军令怀里挣脱下来,等站在了地上,脑海里瞬间记起他和韩馨儿在房间里纠缠的画面,语塞得不知道如何说话。


  “你来做人流?”韩馨儿看着身后的妇产科一脸诧异震惊的问,一下子气氛更诡异。


  “你竟然怀孕了?”陈霖杰朝后望过去,脸色瞬间难看之极。


  林岚眼泪瞬间流了下来,明明脚上还包着纱布,但这一对狗男女,却视而不见,自说自话!


  “是他的吗?”韩馨儿指向阎军令。


  “你背着我在外面养小白脸?还穿情侣装!”陈霖杰目光也落在阎军令身上,这男人身上的T恤不过百来十块,典型的穷小子,只是空有一副好皮囊而已!


  他跟林岚交往这么久,都很少这么亲昵,之前一直认为她是传统保守,可现在才发现,原来林岚是外面有人。


  “你不是也脚踏两条船吗?”林岚心突兀一冷,明明是他们苟且在先,现在却倒打一耙。


  “我供你读大学,掏钱给你爸治病,你就是这么对待我的!”陈霖杰根本不解释,面露狰狞的一巴掌重重的甩向林岚的脸。


  林岚绝望的闭眼,却久久没感觉到疼,睁眼就看到陈霖杰的手被阎军令抓住。


  “你是什么东西?放开我!”陈霖杰挣脱不开,气急败坏的喊。


  “连女人都打,你又是什么东西?”阎军令眉头一沉,眼中的光芒慑人心魄。


  “你是谁?”陈霖杰对上阎军令的目光,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虽然对方穿着廉价的T恤,可是气场实在骇人。


  “你还不配知道。”阎军令冷冷的抛下这句,却在对上林岚时语调一柔,“走吗?”


  林岚点点头,对陈霖杰失望之极。


  当着陈霖杰的面,阎军令再次将林岚抱了起来,这一次,林岚真的感觉累了,将脑袋靠在了阎军令的肩头。


  “他到底是谁!”陈霖杰一贯自傲,哪里受得了这种无视,尤其是刚才还被一个穷小子的气场碾压了。


  “霖杰你别这样,我们都知道林岚没有妈,缺乏教养不是她的错……”韩馨儿貌似在劝解,可那话却句句在戳林岚的脊梁。


  陈霖杰看到林岚在其他男人怀里,快气疯了,伸手就想把林岚拦下来。


  不过阎军令早有准备,抱着林岚快速退后一步,然后冷声喝道,“不想死,就滚开!”


  两个字,声音并不大,却带着王者威严。


  陈霖杰和韩馨儿都是一怔,被阎军令的气势慑住,咄咄逼人变成了狼狈。


  陈霖杰勉强将目光转向林岚,“你还不下来,难道不打算结婚了?”


  听到这话,林岚死死的看了陈霖杰一眼,然后扭头祈求一般看着阎军令,“带我离开这里,好吗?”


  阎军令无言,冷冷的扫过陈霖杰,抱起林岚离开。


  陈霖杰察觉到那眼神里的寒意,一动不动,背脊发毛。


  韩馨儿在一旁挽住她的胳膊,“杰,我下身好痛,先陪我去看医生吧……”


  “能不能别烦我!”陈霖杰甩开韩馨儿,闷闷骂了句,目光还盯着林岚的背影。


  韩馨儿气的跺跺脚,自己进了医生办公室,对林岚更恨了。


  ……


  阎军令看着怀里脚心扎进针,都能咬牙坚持到最后的女人,此刻却脆弱的如瓷娃娃,狭长的黑眸沉了沉。


  林岚眼圈发红,想着陈霖杰的背叛和羞辱,钻心的痛。


  出了医院,外面已然放晴,林岚的世界却依旧黑云压顶,压的她呼吸都有些困难,如果不是胸口传来的陌生男人的温热,她觉得自己刚才便垮了。


  十七岁相识,十九牵手,在一起三年,换来什么?


  “还好?”见怀里的人一言不发,阎军令蹙眉问。


  “谢谢你。”好一会林岚才开口,声音沙哑的苦涩。


  阎军令没应,直接将人塞进了副驾驶,“家在哪?”


  “不用,我可以自己打车,今天已经够麻烦你了……”林岚回答。


  此刻的她只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告诉我。”阎军令霸道的打断。


点下方阅读原文,看后续精彩

↓↓↓↓↓

最新图文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微精选  

Top